首页 > 此梦不醒离兮 > 霹雳之男神拯救计划

第185章 江湖无晓客(一)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霹雳之男神拯救计划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剑瘟出,万里折锋,同时,武林上灭门惨案频传。

原是止戈之器,此时却成了最不可预料的变数,对昔日的主人发起了反扑!

血色弥漫之处,一座萬屍剑山诡然突兀的耸立于着血色之中,巍可接天。

一路走来怨气盈野,无数受害者的尸骨曝于荒野,使得怨气积累不散,悲声哀吟不绝。

在为这些死去的人收埋了尸骨后,一袭白衣无垢的蒙面医者面色凝重。

“这些者全是当场毙命,根本无可救药。”

一双柔情如水的眼底尽是疲惫,以及对生命逝去,却无力挽救的沉重情绪。

连续数日的追查与奔波,并非一无所获。

这场剑瘟之中,确实没有留存一个幸存者,但这些受害者都有两个共同点

一、生前都是用剑的一方豪杰与新秀。

二、噬其血肉者乃是其生前所持之锋刃。

这就是兵厄剑瘟!

“沾染剑瘟的人药石难医,除非能预知剑瘟的行动方向,提前疏散它的目标,否则只会有越来越多受害者。”

“剑瘟剑瘟……这种情况应该类似疫病瘟情,爆发起来便是一方的水深火热。应该有什么能够驱散或者压制它的东西。”

揉了揉发疼的眉心,商莫璃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血色塔,随即面色沉郁地调转了行进的方向。

你妈的,这直接把人反噬成了一具白骨架,这特么的让我救个寂寞吗?

剑瘟之祸,闹的人心惶惶,许多惜命的剑者因此弃剑习刀,也有的人偏不信邪,依然负剑行江湖。

来到一处茶水摊稍歇脚程,待茶水滩的伙计来到桌前添茶水时,商莫璃出声叫住了他

“小哥,我想向你打听一些事情,不知方便与否?”

一根骨节分明的葱白指节勾着一个分量十足的袋子,袋中之物发出沉甸甸的声响。

如同猫的爪子轻轻的挠在心上,叫人心痒难耐。

那伙计一下子就看直了眼,他咽了咽口水,艰难的将目光从那只好看的手和钱袋子上移开了眼。

伙计语带殷切三分,真诚七分的问道:“姑娘想打听什么?只要是小人知道的一定知无不尽!”

随意一下的将钱袋抛入那伙计的怀里,商莫璃以肘撑桌,一手托着脸颊,一手将指节扣在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眼神漫不经心的盯着眼前盛着茶水的碗。

“嗯,就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还有那诡异的血色塔,详细的告知我。”

那名伙计听商莫璃这样说道,立刻恍然大悟起来:“您是指最近盛起的兵厄剑瘟吗?这兵厄剑瘟啊,它的事要追溯到昔日的五巅战役。多年以前,出自深寰地宇的两大势力,异殃猂族、兵厄剑瘟曾以庞然之势,欲侵入中原苦境。为阻魔祸浩劫,玉龙隐士岳云深、恒山剑谪仙共商对策,由剑谪仙邀集万殊一映青玉镜、剑劫歧天人,与猂族之主、天地主宰,决一死战,终在天火及时驰援下,惊险遏止魔祸。当年血决之地,又名五巅之岳。”

商莫璃:“……”

又种想要吐槽却不知该如何吐起的冲动。

许久之前?那是多久?

玉龙隐士是谁?恒山剑谪仙又是谁?青云镜又是谁?剑劫又是谁?这么多人名我竟一个都不认识!

深寰地宇又是什么地方,还牵扯出两大势力,异殃猂族,兵厄剑瘟……猂族之主?天地主宰?

神特么的还策划了一起五方混战!最后还是在天火的驰援下打成功的눈_눈?

等等……天火!?

话语中的重点因素被商莫璃抓住,她连忙开口打断那名伙计的娓娓道来:“等等……你刚才说,兵厄剑瘟曾经出现过一次?异殃猂族又是什么,还有最后的那个关键——天火。”

“兵厄剑瘟就是天地主宰带来的,当年,受剑瘟所害的,首当其冲者,乃是天屿剑族。而剑族之首,剑尊乃罕世剑才,是他率领众人对抗兵厄剑瘟,不遗余力,但不知为何一夕之间,剑尊却成为了兵厄剑瘟的源头宿主,更带来无尽的死厄。而异殃猂族,则是自深寰地宇而来的种族,他们侵入苦境地表,带来了无尽的烽火。猂族性嗜血、好争战。异殃猂族之主荒与天地主宰同称并行双祸。而天火,就是指黮月天火啦!”

天屿剑族,源头,宿主……剑瘟玩意果然会像疫病一样传染!

天地主宰,异殃猂族……嗯,都是以前不曾听闻过的。

思考间,商莫璃向那伙计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随即,开口让人退了下去。

“我想知道的已经足够,你且下去吧。”

“是,姑娘若还有想要知道的,尽管知会一声,小的必定第一时间为您解答!”

那伙计走后,商莫璃便起了身,将一块碎银留在茶碗的位置旁,便离开了。

路上,商莫璃一边赶路,一边在精神识海与系统交流着。

[异殃猂族到底是什么种族?为什么这次的任务道具会给我锁灵符?]

【系统:回宿主,异殃猂族是深寰地宇的种族之一,他们的族民生来都会一种天赋——猂灵引识,此法有名猂灵夺躯。】

[猂灵引识?猂灵夺躯?听起来像是夺舍。]

【系统:不止,猂灵夺躯还能继承原宿主的记忆与武学。而且侵入别人的意识后,原宿主甚至无法在自身意识的里抵御外来者,只能如砧板上的鱼,任其宰割,这与夺舍很大有差别,夺舍者风险更高,一旦实行,便不可中断。中途若出现差池,夺舍者便前功尽弃,而灵识也就只剩灰飞烟灭的下场,而猂灵夺躯,则是能够自由出入别人意识。】

[啊这?]

商莫璃听得一脸复杂,这猂灵夺躯不就是种低风险的盗号操作嘛!还能轻易抹杀原号主的存在,进而获得原号主的记忆与能力,这能力卧起底来一定很方便!

因为与宿主建立的是灵魂契约,所以商莫璃以上所想系统都听到了。

【系统:……】

不愧是宿主,重点永远与众不同。

【系统:宿主,异殃猂族你暂且可以不用关注。现在的问题,是兵厄剑瘟啊。】

商莫璃显然也察觉到了自己的重点有些偏,连忙道歉。

[啊,不好意思,突然间从那个伙计口中听到陌生的种族,我过于好奇了。]

毕竟当初穿越时,霹雳布袋戏可没完结呢。异殃猂族说不定就是后期剧情新出现的,只不过在现阶段出现,只怕又是埋线设定也说不定。

[对了,方才说道兵厄剑瘟。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你突然更新倦收天的身份信息,天屿剑族。方才,那名伙计也有讲道过。天地主宰带来兵厄剑瘟,首当其冲者便是天屿剑族。这两者之间,有仇,而且是血海深仇。]

【系统:原是对抗兵厄剑瘟的起军者,结果却成为剑瘟宿主的剑尊是倦收天的父亲。剑尊之死,倦收天并不知情其中的原由,此番兵厄剑瘟卷土重来,他应该是想要趁此外出的机会,去查清当年的内幕与真相。】

[结果在查真相半途,因救了一名姑娘,被想要以身相许来报恩的姑娘追回了道真,却不知因此感染了部分的兵厄剑瘟,所以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来找我。]

【系统:然后就触发了一系列的任务要处理,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难得赋闲在家,竟然还有这等触发事件……啧啧,宿主你这天运真的绝了。】

商莫璃:“……”

我特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