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秀木成林 > 高门庶女

第147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高门庶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次日, 庆国公府上了一道折子。

这折子是世子章正宏上的, 上面说道, 他的女儿章氏芷莹自返京后,一次也没有来探望过老父母, 实不孝至极, 今陛下已即位,他认为自己的女儿无法担当一国之母重责,故此特地上折奏请,让章氏下堂。

轻飘飘一道奏章上去, 却犹如巨石投入湖面,激起无数浪花,整个京城为之哗然。

这章正宏莫不是悲伤过度, 疯了?

哪怕再不得宠的皇后, 也是皇后啊,眼看着女儿要封后了,有亲爹会这么拖后腿吗?

他们却不知,这折子是章正宏思索了一夜,才最终下笔的。

章芷莹是先帝圣旨赐婚的秦王妃,要想解决这事, 得用上非常手段。本朝以孝治天下,自来父母出面状告子女不孝, 百发百中, 从没失手,出嫁女约束小些, 但同样存在。

不需要缘由,不需要证据。

一国之母能是个不孝之人吗?

当然不能,甚至章芷莹留在玉牒上,都会沦为皇家耻辱,必须抹去。

此举虽能达成目的,但同样自伤八百,庆国公府的名声洗不清了,但章正宏仔细思虑过,没有其他更好的法子了,他毫不犹豫,提笔就写。

庆国公府愧对陛下良多,章正宏认为这小许事情,根本算不得什么,况且,这章芷莹还是父亲皇后硬塞过去,此举只勉强弥补了过去的错误。

章正宏递上了最合适的台阶,赵文煊自然顺势而下,他提了朱笔,当即批了个“准”字,并命宗人府把章氏一名抹去痕迹。

消息一经传出,京城反倒安静下来了。

这事处处透着诡异,庆国公府是皇帝母家,章世子是皇帝亲舅,而那位被父亲代替自请下堂的章王妃,正是皇帝亲表妹。

这是已经到了何种地步,双方才会如此行事。

京城中从不缺聪明人,皇家历来多秘辛,再结合庆国公无端“病逝”,章世子父子在西山被贼寇重伤,不和谐信息呼之欲出。

要想活得长,这类皇家阴私最好不听不问,即便知道了也得硬说不懂,更被提上杆子打听了。

反正章王妃当不了皇后,也轮不上他家女儿,这浑水实在没必要趟。

京中呈现一片诡异的平静,明明每个人都关注,却没有一个开口。

赵文煊也不理会,达成目的便成了,他是皇帝,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庆国公府借口闭门守孝,任何亲朋好友拒不接待,也顺理成章避开风头。

此事无关利益,过上一年半载,也就淡了。

批复了庆国公府折子后,赵文煊放下朱笔,直奔养心殿,一来邀功,二来记挂儿子闺女们。

“陛下,你真好。”

由于赵文煊捂得好,顾云锦并不知道他昨日的动作,此刻又惊又喜,美眸瞪大,正亮晶晶看着他。

心爱之人满足又感动,兼心中一直惦记的事办妥,赵文煊心下大畅,他低头,亲了亲她的樱唇。

二人还要说话,不想却听见隔壁 “哇”一声婴孩哭声骤响。

赵文煊剑眉一蹙,拍了拍顾云锦的纤手,起身疾步往次间行去。

啼哭的是龙凤胎中的姐姐,这姐弟出生后不久,便养在隔壁次间。实在不是顾云锦偏心,钰哥儿从前就养在她屋里,换成两个小的就挪了出去,而是小闺女实在太折腾人了。

顾云锦一胎生俩,损耗不小,正该月子里好生养回来,闺女声音嘹亮,又很有小脾气,一个不如意便要啼哭,她一哭,弟弟也跟着哭,赵文煊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便忍痛把两小的挪到隔壁。

顾云锦想着反正就隔了一道墙,也就答应了。

“玥儿这是怎么了?”赵文煊接过小闺女,熟练地轻拍哄着,让乳母叹为观止,即便见了多次,她依旧咋舌不已。

赵文煊给闺女取小名玥儿,小儿子则是琛儿,三个孩子,都是他的珍宝。

他声音动作温柔得不可思议,偏玥姐儿不大赏脸,扁了扁小嘴巴,继续嚎啕大哭。

“父皇,妹妹哭。”钰哥儿蹬蹬冲进来,皱着小眉头说话。

小胖子很友爱手足,对新生的弟妹给予最大的热情,一天要跑过来看许多遍,这不,他正在外面踢小藤球,听见妹妹又哭了,忙扔了藤球,急急跑回来。

也是父母教得好,弟妹还在娘腹时,钰哥儿就跟两小互动无数遍,他一点不觉得弟妹出生会分薄父母宠爱,反倒乐孜孜地。

钰哥儿说话时,不忘踮起脚跟望一下弟弟的悠车,根据他的经验,小弟弟很快也会哭的。

果然,琛哥儿小脑袋蹭了蹭襁褓,小嘴儿努了努,“咿呀”一声哭起来了。

小胖子腿脚灵活,嗖地窜上去,赶在乳母抱起琛哥儿之前,抓住悠车一边,轻轻晃着,“弟啊,不哭。”

他见过一次乳母这般哄琛哥儿,就学会了,一边伸出小胖爪轻推悠车,一边踮起脚尖,探头探脑往里面看着。

稚子憨态可掬,而且很聪明,饶是赵文煊心疼闺女小儿子,见状也不禁面露微笑。

“父皇的钰儿是个好孩子。”不但聪敏,还爱护手足。

钰哥儿百忙中抽空回头,露齿一笑,两排小米牙又密又整齐。

琛哥儿其实是个乖巧的孩子,只要姐姐不哭,他就安安静静的,饿了就吃,拉了就哼唧两声,好带得很,哥哥摇晃着哄了一阵,他就收了声。

赵文煊耐心哄了玥姐儿许久,她才抽抽噎噎住了嘴,可把她父皇心疼坏了。

顾云锦还不许下榻,她翘首盼望很久,次间的哭声终于歇了,帘子一掀,赵文煊抱着女儿,衣摆揪了一个小胖子,后面跟着抱了儿子的乳母,一行人进了门。

“你还说要个乖巧小闺女呢,我们玥儿可淘气得紧。”顾云锦嘴上抱怨着,动作却十分轻柔,把玥姐儿搂在怀里,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小脸蛋。

“爹娘哥哥都疼你,你有甚可哭?”

小女婴睁开眼睛,黑葡萄般的眼珠子定定看着母亲,看着顾云锦心都要化了。

小胖子早就熟练地蹬掉小鞋子,爬上榻坐在母亲身边,他搂着母亲胳膊,也探手摸了摸妹妹的小脸蛋。

“玥儿不是还小么?”赵文煊可不赞同这话,一边接过小儿子坐在床沿,一边反驳道:“小孩儿都是这般,长大就乖巧了。”

“她哥哥跟弟弟可不是如此,就她皮。”顾云锦笑了,男人这是女儿还是自家好啊,不过话说回来,她不也如此。

被夸奖的小胖子眉开眼笑,乐呵呵地拍着小巴掌。

赵文煊反正不同意,他坚持认为,他闺女是很乖巧的女孩子,大殷朝最高贵的公主。

他小闺女一点不皮。

赵文煊称帝后,从前的秦王府便成了潜邸,如今这座潜邸里头,还住了一个主子。

这人便是王妃章芷莹。

其实所谓主子,也就是外人说法罢了,府里有些头脸的管事早得到风声,不把这位当回事了。

章王妃这名义上的主子,亦当到头了,昨日庆国公府世子上了奏折,状告女儿不孝,认为其无法承担国母重责,替女儿自请下堂。

陛下准了。

世子章正宏当天下午,便派遣马车到新帝潜邸,要把女儿接回府。

福宁殿。

大丫鬟月季捧着个填漆茶盘,大步进了内殿,往床榻上瞥一眼,吩咐道:“快,给她灌下去。”

月季是个识时务又能干的人,自投靠新主后,渐渐便成为富宁殿之首,底下一众太监宫人都听从她的吩咐,此言一出,马上有两个小丫鬟应了,急急上前。

填漆茶盘放着的是一碗酽酽的参汤,小丫鬟小心接过,往床榻走去。

床榻上躺着一个女子,正是王妃章芷莹,她脸色蜡黄,眼窝深深凹陷,瘦骨嶙峋,活脱脱似骨头上蒙了一张皮,竟浑然不像个能喘气的活人。

其实,自上京以来,章芷莹的生活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只可惜她本是一个犹如温室娇花般的女子,需要人用心呵护着,捧着哄着,才能逐渐怒放。

一朝毒计被人识破,遭遇了一场暴风雨,便彻底毁了她的根基,加上以后日子不如意,凋零得更快。

到了后期,她甚至需要良医每天诊脉,设法延续她的生命了,毕竟那个时候,她还不能死。

这般煎熬许久,章芷莹已到了强弩之末,她大概经不起一点折腾了,月季担心最后时刻出岔子,特地咨询了良医所,然后熬了酽酽一碗独参汤,好给对方吊着口气。

两个小丫鬟动作熟练,很快给章芷莹把参汤都灌下去了。

片刻后,章芷莹微微起伏的胸口有力了些,呼吸也重了两分,月季满意点头,这样就好,能撑会庆国公府就行。

软轿已经抬到正殿门口了,月季吩咐婆子把昏迷中的章芷莹架起来,送到软轿上。

大力太监抬起软轿,往二门而去。

月季紧随其后,出了第二道垂花门,她与庆国公府的婆子是进行交接,交接成功后,章芷莹被抬上庆国公府马车。

车夫细鞭一扬,马蹄声哒哒,月季目送那马车驰远,片刻后,她转身折返。

她该收拾收拾,尽快离开潜邸了。

当今是个重信守诺之人,他答应了放过所有转投者就真放了,章芷莹是独身回去的,一众陪嫁都能脱离了庆国公府,从此自谋生路。

月季吁了一口气,面露微笑,从今日起,她就是个良民了。

章芷莹被抬回庆国公府后,隔日便断了气,为她哭泣的,只有一夕老了十岁的刘夫人。

章正宏本对这一连串事件深恶痛绝,只是前两个主谋,一个是他父亲,一个是他大妹妹,他孝顺父亲惯了,对皇后也自觉有负母亲重托,一股子郁气只憋在胸口上下不得。

但这个对象换成亲女儿,就没那么好说话了,章正宏厌恶女儿至极,没来看一眼不说,还吩咐把消息捂下来,以免对陛下有所影响。

一直到了十天后,庆国公才悄悄发了丧,静静就把章芷莹后事处理妥当了,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