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秀木成林 > 高门庶女

第150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高门庶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请皇帝选秀的奏折, 其实去年十月就有过, 只是, 赵文煊将该官员呵斥罢免后,下面便安静下来了。

一直到了前段日子, 九个月过去了, 才再度骚动起来。

皇帝驾崩,国孝期为三年,实际是二十七个月。

这三年里,原应该举国守丧的, 只是这么一来,整个国家就会停摆,誓必引起巨大动荡。因此, 历朝历代, 总会适当调节一番,绝不会让上至皇帝,下至臣民俱不事生产的。

到了本朝,大行皇帝驾崩后,头三个月里,是要严格按照规矩守孝的;三个月过后, 就松乏多了,日常生活恢复了不少;到了九个月以后, 民间嫁娶就可以进行了, 不过鞭炮喜乐等还不能用。

剩下的日子,就是禁礼乐, 直至满了二十七个月。

民间都已经松乏下来了,更何况新皇帝,要知道,新帝守孝以日代月,二十七天后即释服。

新帝释服后,总有些想拍马屁的官员,会上折子奏请皇帝选妃,若是皇帝有这意思,便会顺势应下来。

当然,若是新皇帝认为,二十七日完全不足以体现自己孝心,坚持守足三年孝的,也不是没有。

赵文煊去年虽呵斥了那上选秀折子的官员,但他显然没有守足三年孝的意思,九月时间一到,这类型奏章便多起来了。

开始零星几个,渐渐就多了起来,几天后,不少有分量的朝臣也开始上折子。

虽顾皇后独宠至今,但大家都不认为,皇帝陛下继续这样下去,选秀会有的,封妃也会有的。

有心思的人家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皇帝年轻有为,英武不凡,又坐拥江山,纵观天下,无人能出其右。即便是这些人家的女儿,也不无思慕之心。

当然,上折子的朝臣,也不是全部抱着塞女儿进后宫心思的,诸如户部尚书廖令安等人,他们只觉得皇帝广选后宫,延绵皇嗣乃应有之事。

不过,皇帝却一如既往,否决以后发还。

昨日,连内阁首辅杨鹤年,也上了一道折子,说皇帝陛下膝下虽有两位皇子,不过仍显得单薄了些,充盈后宫,再多添一些更为好。

杨鹤年将这风波推向顶峰,一贯静观其变的武安侯府诸人坐不住了,顾继严回家后,便告知了林姨娘,让她进宫先知会皇后娘娘一番。

林姨娘忧心忡忡,作为一个女性,她很敏感,早就发现了女儿与皇帝有真感情,她唯恐女儿伤心失意,甚至会因此与皇帝闹僵,母子几人遭遇冷待。

她在后宅待了多年,对所谓爱情早很理智,她更担心现实问题。

“锦儿,这世间男儿多是这般,若有朝一日真……”

林姨娘既忧且虑,执了女儿的手,几经斟酌,才艰难安慰道:“你万万不要忘记,你还有钰儿几个。”

亲娘的担心,顾云锦知道,但她依旧笃信赵文煊,“娘,我知道,但陛下必不会如此。”

“锦儿,你……”

女儿死心眼,林姨娘又急又气,“你若独身一人,你爱如此,娘也不说什么,只是你如今膝下有钰儿几个,你总得多想一想。”

“娘!”顾云锦提高声音,让焦虑的林姨娘安静下来,然后她方道:“娘,我相信他。”

她微笑。对,她早已决定,无论如何都信任他,坚定不移。

这一句相信,让刚回宫的赵文煊听了个正着,笑意在他唇畔扬起,薄唇弧度越来越高。

他欣喜,欢愉之意难以压抑,自胸腔溢出蔓延全身。

她相信他就好,他会把一切处理妥当。

赵文煊大步进了内殿,朗声道:“锦儿放心,我自会处理妥当。”

声音掷地有声,如他心中之意一般坚定。

林姨娘一惊,忙回头见礼,她鲜少见皇帝,因赵文煊一贯避嫌,知道她来便会继续处理政务,今天是猜到母女会说何事,方才折返。

他不希望顾云锦不安,要回来安抚,不想却听到让他身心愉悦的话。

赵文煊不待林姨娘跪下,便免了礼,并示意廖荣去搀扶。

对方是顾云锦亲娘,他觉得自己需要说两句,便言简意赅道:“林恭人无需担忧,此事朕自会处理妥当。”

林姨娘手脚无措,却见女儿笑盈盈上前,动作自然与皇帝十指交握,也没行礼,皇帝笑容柔和,不以为忤。

榻上的钰哥儿欢呼一声,光着脚丫子下地,蹬蹬蹬扑过来,龙凤胎“啊啊哦哦”大声叫嚷,蹭蹭往榻沿爬,慌得乳母们赶紧上前拦住。

林姨娘很懵,这就是皇帝与女儿外孙之间的日常相处?忽然她有些明白,或许女儿说是真的。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皇帝真会有这般真挚的爱情吗?

答案是真的。

赵文煊等事情酝酿到了顶峰,便出手干脆利落解决。

刚好有朝臣当朝提出此事,赵文煊抓住这个倒霉蛋,狠狠削了一通,表示,朕选不选秀,纳不纳妃,乃是家事,朝廷文武应该多多操心朝政公务,不要把眼睛放在后宫。

当然有人会说,皇帝家事即是国事,陛下延绵子嗣尤为重要。

赵文煊大怒,说朕膝下不止一子,如今太子已立,再说这话就是居心叵测。

他抓住这个有小心思倒霉蛋,作为典型,当场削了官。

经此一事,皇帝陛下的心思,大家都能领悟了。没小心思的那群人想了想,觉得也是,太子已经立了,万一真出了意外也有二皇子在,皇帝不愿意选秀立妃,也不是不行。

有小心思但聪明的那部分人,也偃旗息鼓了,皇帝心意坚决,反应很大,他们没打算触怒龙颜,得不偿失。

剩下一小撮不肯死心的,被赵文煊雷厉风行解决后,这件事便完全过去了。

顾皇后继续独宠。

坤宁宫。

清晨,廖荣轻手轻脚进了内殿,隔着明黄色帐幔轻声唤道:“陛下,陛下。……”时辰不早了,您该起了。

几乎是廖荣话音刚起,帐幔里便响了一低沉男声,“朕知道了。”

廖荣噤了声,忙蹑手蹑脚退了出入,招呼伺候宫人太监们捧着铜盆热水巾子等物,悄声无息入内,准备伺候主子梳洗。

帐幔之内,赵文煊正拥着顾云锦安眠,习武之人向来警醒,廖荣一入内殿,他便睁了眼,遂出言打断对方话语,以免惊醒怀中之人。

他垂眸,微熹的晨光透过帐幔缝隙,落在怀中人俏脸上,顾云锦正美眸紧阖,好梦正酣。

赵文煊微微一笑,昨夜二人鏖战半宿,酣畅淋漓,他精神抖擞,她倒是身疲骨乏,倒头就睡。

他又爱又怜,低头亲了亲她的粉颊,才轻轻松开她,翻身而起。

赵文煊固然舍不得她,只是他还要早起上朝。

下榻之前,赵文煊不忘回身给她掖了掖锦被,时值隆冬,即便有地龙火墙,他也怕她睡梦中受了寒意。

他正要收回手,顾云锦眼睫却颤了颤,她睁开惺忪睡眼。

“陛下”,她的声音低低的,明显带些许沙哑,有晨起缘故,也少不了昨夜欢愉时声沙力竭的功劳。

“嗯,我在。”赵文煊轻拍着她,温声应道:“你且多睡些,我先去上朝。”

生理构造使然,在夫妻敦伦之事上,女子天生容易吃些亏,顾云锦确实疲惫得很,眼睛有些睁不开,她安了心,便瞬间堕入黑甜乡,再次沉沉安睡。

赵文煊略坐片刻,外面廖荣见时辰不早了,再次低声提醒,他只得撩起锦帐下了榻。

坤宁宫内殿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不过这一切都几乎没什么声响,诸宫人都伺候许久了,大家早知道陛下严禁弄出动静,以免打搅皇后娘娘。

顾云锦一觉睡到天色大亮,才懒懒起身,不过这也无妨,她上无太后需要请安,下无嫔妃庶皇子打搅,日子惬意自在,每天睡到自然醒。

不过,顾云锦其实是个生活规律的人,如果没有皇帝陛下夜间纠缠,她每天都会早早起身。

男人昨夜笑着打趣,她既然三千宠爱在一身,就得把整个后宫的活计挑起来,好生接收皇帝的雨露。

这话说得有几分歪理,在其位谋其事,顾云锦便努力挑起了这活计。

赵文煊大喜过望,竭力播撒了一轮雨露,顾云锦丢兵弃甲,不敌皇帝强攻,昏昏沉沉,最后还是他心疼了,才鸣金收兵。

“钰儿几个去哪了?”用罢早膳,顾云锦便询问起几个孩子来。

选秀风波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如今是次年冬季,钰哥儿已经四岁出头,龙凤胎也有两岁多。

钰哥儿已开始描红认字,他很聪敏,渐渐知道了太子的意义,有了责任感,日常虽依旧该玩就玩,但到了该学习用工时候,他是很严肃认真的。

赵文煊对小太子万分满意。

至于龙凤胎,小姐弟俩也长开了,能跑会跳,性子早就能看出来了。

琛哥儿是三个孩子里最文静贴心的,虽也玩闹,但跟着哥哥姐姐们出门,他身上总是最干净;而他的姐姐玥姐儿就厉害多了,上房能揭瓦,下水能捞鱼,疯玩疯闹,每天变着法子折腾。

随身伺候永安公主的太监宫人,不得不增加一倍人手,没办法,他们被折腾得够呛,不得不轮班歇一歇。

顾云锦抚额,说好的乖巧小闺女呢?

“回娘娘的话,”青梅搀扶主子在软塌上坐下,又奉上一盏热茶,“太子殿下一早便起了,正跟着周大人描红习字呢。”

这周大人便是太子太傅,赵文煊精挑细选,给钰哥儿选了几个老师,负责日常教导,毕竟他日理万机分不开身,想时时亲自教导儿子,也有心无力。

不过,赵文煊也很懂循序渐进,小胖子还小,学的暂时很简单。

说罢钰哥儿后,青梅便有些支吾了,顾云锦眉心一跳,“那两个小的呢。”

青梅看着小主子们长大,说句僭越的话,她也很疼爱他们,事情不大的话,常常帮忙掩饰,但如今主子直接问了,她也不得不直接说。

“二皇子殿下与公主殿下,往前面去了。”

青梅避重就轻,这个前面,说的其实御书房,赵文煊家里就娇妻爱儿,所以很多规矩相当放松,顾云锦母子是能随意进出后宫,往他那边去的。

顾云锦很懂分寸,即便往前面去了,也不会在朝臣跟前露面,但三小的就不同了,高兴起来,到处乱窜,他们父皇却从来不呵斥。

赵文煊说,孩子还小,长大就懂事了,看看钰哥儿。于是,他也不让顾云锦拘着闺女小儿子。

钰哥儿渐大,确实已懂事了不少,如今两小却是越来越闹腾,顾云锦如何不知,她有些头疼。

“我们过去看看罢。”

御书房。

“动作快一些,别磨磨蹭蹭的,陛下快要下朝了。”

说话的是大总管廖荣的徒弟小安子,他师傅是伺候陛下上朝去了,下面这些杂事他能做主。

小安子正指挥下面人,给门帘前不远的炭盆子添炭,这御书房虽地龙烧得旺旺的,但常常有人进进出出,放上个大炭盆子很有必要。

殿内正忙碌个不停,忽然,御书房的门帘子被挑起些许,一个小脑袋伸了出来,往里头瞄了瞄。

这是一个白皙粉嫩小女孩儿,约摸两三岁大,一身锦衣还穿了件大毛皮裘,小脸蛋颇圆,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滴溜溜的,她很机灵,一看清屋内只有太监宫人,便手脚并用往门槛上爬。

皇帝的御书房,门槛比别的地方高,小女孩攀爬挺不容易,守门的太监忙抱起她,小心放到屋里。

小女孩成功着陆,她回头招手,嚷嚷道:“弟弟,弟弟快来!”

原来,小女孩身后还跟了一样大小的男童,小男孩动作不紧不慢,低头扫一眼身上衣裳,他今天穿了件雪白的狐裘,于是,他没往门槛上扒,果断抬手,示意守门太监抱他进去。

守门太监点头哈腰,忙小心翼翼将这个小祖宗也抱了进去。

两个小家伙胜利会师,于是立即手牵手,撒丫子往里面奔去。

屋里宫人太监早跪倒一地,“奴才(奴婢)见过二皇子殿下,见过公主殿下,两位殿下万福金安。”

这两个小孩儿,便是顾云锦两年多前诞下的龙凤胎,一眨眼也这么大了,他们机灵得很,这些规矩日日得见,父皇母后说话动作也学了不少,玥姐儿大声道:“免礼。”

“谢两位殿下。”小安子领着一众宫人起身,他笑着凑过来,讨好道:“殿下们,陛下很快下朝了呢。”

玥姐儿嗯了一声,直奔炭盆子方向,慌得小安子等人赶紧拦住。

小姐弟俩聪明得很,当然知道不能凑过去,离大炭盆子还有五六步远,便停了下来,玥姐儿低头往身上掏。

她把皮毛手套利索扒了,露出一双玉白小手,在兜里左掏右掏,居然掏出一把栗子,足有八九粒之多。

玥姐儿指挥小安子,命他把栗子埋进炭盆里烤着,小安子苦着一张脸,回头看向殿下们的乳母。

乳母很无奈,小主子很有主见,她们根本拦不住。

小安子只得颤颤巍巍挪过去,把栗子埋了,他想着,大约陛下不会降罪的,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上回还烤了地瓜。

小姐弟俩没见父皇,御书房待不住,转眼有奔出去了,乳母等一行人赶紧追出去,小安子纠结着看着炭盆,到底没敢把栗子扒出来。

皇帝很快下朝了,带着一群重臣回御书房议事,刚说了几句,朝臣们鼻子抽了抽,他们怎么好像嗅到烤栗子的味道?

有人不自觉往炭盆瞟了瞟,不会?御书房里还有人敢偷靠栗子?

这人是刚从京外调任回来的,所以比较诧异,其余人则一脸淡定,不就是烤个栗子么?上回他们还见过烤地瓜呢。

少见多怪。

赵文煊薄唇微微一扬,招手让廖荣近前,吩咐他去唤两小回来。

廖荣赶紧出了门,不过很快,他匆匆回来了,后面没跟上两个小的。

他上前,附耳在皇帝陛下耳边说了几句。

原来,玥姐儿跟琛哥儿本兴匆匆奔来的,只可惜快到御书房门口便被截住了,皇后娘娘驾到,一进偏殿还没坐下,便就命人把两小的逮过去。

赵文煊一挑眉,也不打机锋了,他迅速将昨夜早已想好的决定说出,并利索分配了任务,就挥退了诸臣。

他随即站起,出了御书房往偏殿大步行去。

“你怎地这般能耐?老是往御书房炭盆埋东西。”顾云锦气结,“你上次不是答应母后不干了么?怎地又烤上栗子了呢?”

琛哥儿比较乖巧,这些事情都是玥姐儿出主意并领头的,顾云锦有些头疼,她这闺女调皮得紧,偏她父皇总是惯着,她只能当严母了。

偏玥姐儿是个小机灵,很懂得讨好母后,好比此刻,她背着小手站在顾云锦跟前,委屈巴巴憋着小嘴,大眼睛扑闪扑闪看着母后,让人舍不得再说她。

赵文煊刚进殿门,便见两小的一般模样,正背着小手排排站,可怜巴巴看着他们母后。

他立即心疼上,忙大步上前,“他们还小,以后会懂事的。”

赵文煊抱着闺女小儿子,两小的立即搂住他的脖子,巴在他颈脖,他心疼得不行,忙辩解道:“玥儿烤个栗子没什么,他们很乖的,从不打搅我议事。”

这句倒是实话,父皇与朝臣议事时,玥姐儿与琛哥儿从不扰乱的。

“你很不必生气,他们……”赵文煊还要继续维护,顾云锦瞪了他一眼,他赶紧改口道:“他们也有些许不对,我与他们说说,他们下次肯定不这般的。”

顾云锦睨了他一眼。

赵文煊赶紧抱着两小到一边榻上,与玥姐儿琛哥儿如此这般细说一番,整体意思就是,母后很生气了,这活儿下回还是不要干了。

两小的偷偷觊了母后一眼,顾云锦板着脸,他们只得怏怏应了。

事情完满解决,顾云锦表示原谅小姐弟了,于是,玥姐儿琛哥儿欢呼一声,蹬蹬蹬跑上前,缠着母后撒娇去了。

顾云锦坚持半响便绷不住了,搂着小姐弟哄着,她还是很疼爱孩子们的。

今天赵文煊下朝比较晚,说了几句,便到了午膳时分,钰哥儿也下学了。

“我们先用膳。”赵文煊俯身,将三个孩子都抱了起来。

两小欢呼,钰哥儿则有些小别扭,他读书了,觉得自己长大了,老是再让父皇抱,似乎有些不大妥当。

不过钰哥儿却很喜欢被父皇抱着,尤其是与弟妹一起,他又舍不得拒绝,仍有些胖嘟嘟的小脸很纠结。

知子莫若母,顾云锦抚了抚大儿子的背,笑道:“你也还小的,先让父皇抱着,等过得两年,正式进学了再不抱。”

钰哥儿高兴了,他看看顾云锦,又侧头看看赵文煊,父王正含笑看他。

他抱住父皇颈脖,大声说好。

赵文煊体格强健,抱着三个孩子毫不吃力,步伐迈得稳稳的,不过,他侧头看看身伴爱人,走得极慢。

顾云锦抬手,虚挽了他的胳膊,二人相视一笑,往殿外行去。

宽大的红漆回廊下,偶尔有雪花飘进来,一家大小五人紧密相连,温馨气息萦绕不去,孩童嬉笑的声音,撒了一路。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