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心金碧年深 > 幻城浮屠

第914章 之所以有这样的结果,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幻城浮屠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是因为春丽的第一个搭档洪福,就是一个截拳道弟子,而且现在活跃的弟子中年纪比较大的了,他本来就是黄仝昂的同事,已经能算是春丽的长辈。

而在新一代的小辈中,飞龙和春丽的关系很好,飞龙还被春丽邀请参加过第二届世锦赛。

现在春丽在江湖上,已经是声名大噪的年青一代传奇之一,而且和其他人不一样,她可是征战海外成绩斐然,人又漂亮,受到的关注自然多得很。

同时作为打击阴影法庭的方法之一,春丽的团队会经常性的把春丽的战果和战斗英姿发到网上去,拥趸是极多的,不但为春丽积累了巨大的人望,也让国内那些人对阴影法庭有了一个还算详实的了解。

何况春丽还会适时的向国内的同行们分享最新的国际犯罪手段——这是凯文建议的,业务交流还是必要的,这能交到很多朋友,和国内保持良好关系同样也是必须的。

这样一来,维咖进军炎黄的脚步却受到了阻挠。

除了执法部门之外,阴影法庭受到的打击也有一大部分是来自于炎黄境内的犯罪组织。

在炎黄这样的国度,能留存下来的犯罪组织实力是很可怕的,而且由于各种原因,很难有新兴的大型组织留存下来——炎黄官方的打击不提,大部分门派弟子也都是热衷于打抱不平惩奸除恶的。

这些半大小子姑娘一天天的练武幸苦得很,巴不得有点什么事儿可以宣**力,还能好好玩耍玩耍。

所以到现在还能活跃的,基本就是人类避免不了的那些古老罪行衍生出来的组织,这里面自然以杀手和战斗力最强——其他行当有足够自保的力量就行了,并不指着打架吃饭。

同样的,杀手和盗贼的领地观念是非常强烈的,当然,因为行当的特性,他们对领地的概念是有些区别的。

可阴影法庭把这两伙人都得罪了。

维咖抢占市场用的还是在欧美那一套,圈地自嗨,但是这套东西在炎黄早就被淘汰了,犯罪活动必须更加隐蔽,距离常人的生活层面越远越好。

走到街上去,那是要被人唾弃的。

而且圈地除了会引起警务部门的打击之外,受到影响最大的就是贼们,他们是紧紧依托社区才能生活的,平时为了维护社区稳定,自己下手都要慎重考虑,再三权衡,结果过来一帮人开始蛮干,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麻烦的是什么呢,炎黄的警务部门打击犯罪最喜欢搞活动,来不来的就区域大规模行动,一百天什么的,这搂草打兔子,指不定谁倒霉就被瓜葛着了,所以炎黄的罪犯,基本上不喜欢搞大事。

结果阴影法庭那哪是搂草啊,直接把草垛点着了。

所以为了讨好当地的警务,贼们积极配合,提供了相当多的情报——这些人都是地理鬼,阴影法庭一帮外地人,怎么能玩得过他们呢。

然后冲突自然就起来了,阴影法庭处理这些冲突手段一向很直接,他们有的是没有来源的英勇战士,完全不怕消耗,自然是倾向于消灭冲突对象来消灭冲突。

但是这个行为,却触犯了杀手们的领地,因为这从来都是他们的活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炎黄人在需要从肉体上消灭对手的时候,都选择延请专业人士,并不出手会亲自出手,并且还会尽量把影响降到最低。

春丽一伙人和炎黄的贼是有交情的,和古老的杀手组织,却只是泛泛之交,但也并不是没联系。

在炎黄这种古老的国度,但凡有点年头儿的组织,基本上彼此之间就都会有些七拐八弯的联系,亲戚连着亲戚,朋友挂着朋友,本来圈子就不大……

阴影法庭惹到的人里,最乱来的是一伙儿号称飞贼的家伙。

飞贼在炎黄,本来是一种职业,但是现在却有人以此为称,就已经是特指了,也就意味着每当提起“飞贼”这两个字的时候,人们心里想到的第一个,就是这伙儿人。

春丽认识的这帮家伙,是以一个名叫“麟”的蒙面客为首,一帮为人豪爽,手段却以各种施毒法为主的狠辣团伙。

他们自称西毒门,麟作为他们的首领,修行的是一种纳毒素入体的毒手功,具体名称早就失散了,就连麟自己都说不清,但是威力强大,维咖手下那些强化人,沾着死挨着亡,从无幸免。

西毒这帮人很久以前就在欧洲晃荡了,因为他们在寻找一个名为龙的人,这个人是飞贼门的前任首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屠了自家的基地,然后一走了之了。

这一场屠杀让飞贼门损失惨重,不但因为人员缺乏导致的维护不及时不得不放弃了很多已成熟的市场,一些早就纳入教导体系的幼年天才,也都因此夭折,几乎是只余下四个因为需要维护战略地带生意版图的寥寥几个高手及其属下。

偏偏在这个时候,境外势力开始涉入,炎黄江湖因此对他们颇有微词,一些常年居于他们之下组织开始蠢蠢欲动,带来的压力也是相当大的。

其他人倒还好,对组织的情况更为忧心,因此把精力都致力于恢复组织活力上头了,唯独这个西毒,名字叫做麟的人,位子比较尴尬,本身对龙的仇恨也更深。

这事儿还是和陈洛闲聊的时候,听他提起的。

麟在欧洲活动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不只是春丽和保志隆,比利·凯恩还在克劳萨手底下卧底的时候,就和这人接触过,不过当时情况比较尴尬,所以也只是匆匆而过,勉强算是认识了。

后来保志隆满欧洲窜,麟也一样,这俩人又都是同行,面对的敌人也都是一路货色,基本上可称同仇敌忾,所以虽然因为理念原因没有深交,但彼此之间也称得上一声朋友。

当这些人干了几件大事之后,春丽调查过他们的背景,而要想知道炎黄的江湖旧事,唐镇的那几个老爷子自然是第一人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