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危余 > 九十日春光流年渡

第163章 泣尽风檐已三更(相对忘往)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九十日春光流年渡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她从来不甘心只为女子,作为失韦老莫和多和大祭司之女,她更倾向于成为失韦新的莫和多,可阿耶临死前却把莫和多之位传给了奉多沙部落的一个男子,让她接替她母亲的位置,成了新的大祭司。

她发誓迟早要用巫术害死这个不知名的莫和多,但她只把这心思藏住,不让人发现。

因为有母亲的血统,巫族之女生长很慢,她五十多岁的时候才长成了失韦女子十六七岁的模样,成为大祭司后,她一贯作风便是狠毒无情,人人都害怕她。

母亲生下她后,十年之内便去世了,这是巫族人的惯例,产子后便会神力反噬。

她想着只要自己术法修炼好了,莫和多等人又算得了什么,她迟早会夺下失韦首领的位置。

谁教她学会狠毒的呢?当然是母亲。

母亲比她还厉害,如若不是母亲厉害,她们母子又怎么会纵横巫族,巫族一向崇敬神力。

母亲也很有野心,可如果不是母亲让老莫和多对她言听计从,她又怎么能顺利帮助失韦统一诸多小部落。

草原太小,小到她根本看不上眼,人命太微,微到她可以随时夺取,她时刻盘算着拿下失韦,再占领东胡,总有一天让草原人成为最富有的一群人,让南魏那群羔羊臣服。

可是,如果她没有遇见他,也许她会一直肖想这一切,然后引失韦陷入危险中。

上天太残忍,她明明不想拥有女子的优柔寡断,却还是难以自持。

那个小部落里被父亲提上来的莫和多,说她父亲临死前嘱咐他要教会她南魏字。

她不愿意学,因为她一直觉得南魏的一切都不值得她多看一眼。

他便叫巫族的长老封了她的术法,她可是新的大祭司,但他居然敢命令巫族的长老封印她的术法,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她倒想看看谁会照做,但出乎意料,巫族的人居然没有站在她这边,她感叹还是自己灵力低微,不能让他们信服,否则这个小人也不敢压在她头上。

她只好跟着他学习南魏字,学习南魏的音乐,织耕,地形……

他还总是考验她学习的成果,若她学得不好,便延迟一天恢复她的术法,她起了誓,总有一天一定要将他毒死。

当她真的按照他说的穿上南魏女子的舞服,学了一段剑舞,他夸赞她果然是天资聪慧,宛如天女下凡。

只这一句她就注定输了。

可敬的是她输给了自己,没有输给他,再坚强的心也有软弱之处。

他在纸上总是写一个人的名字,后来她才知道,原来那是南魏的渊方公主的乳名,也许天底下同名的人很多,但当他看向南魏的方向,说,不知那良渚城中的皇帝亲妹,渊方公主,今年可寻了驸马。大祭司明白了,他原来真的对那位公主一往情深。

她问他是如何结识了公主,他没有告诉她,只是说,那个女子简单得像是一汪水,一眼便能看到底。大祭司听母亲说,如果一个男子肯用山水比喻女子,一定是爱极了这个女子。

她就问他,“那我像什么?”

“你啊?像天上的风筝,扯着线还捉摸不定,不知什么时候会断了线,不听人使唤。”

真奇怪,母亲也说过,男子喜欢征服女子,他说她捉摸不定,却说那公主太过简单,怎么会和母亲说得相反呢?

她想要试试自己能不能夺走他的心,便开始胡作非为,她太聪明,知道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他也不会怪她,只会为她收拾烂摊子。

但她做的那些事只将他推得越来越远。

她羡慕又嫉妒,对于那个陌生的女子,她几乎有了冲天的恨意。

他不曾教那位公主写字跳舞,不曾教她弹琴下棋,但这些他都教过她,他们之间的回忆才是最多的。

她不想放手。

可是她又不甘,即使不能拥有失韦部落,即使不能占据东胡,她也无所谓了,她只是想要他的心。

她没有输给过其他女子,巫族的女子中,属她术法最为精湛。

她决定最后一次逼他。

可他听完她说要嫁人时,并不惊讶,还为他们赐福。

她想明白了,无论怎么样,他都是不会再在她身上花心思。

为了巫族血脉传承,她随便嫁了个男子,后来怀有身孕后,直到那男子病死,她也没有再看他一次。

她恢复了从前的狠毒。

细作将那个南魏孩子带来的第一日,她便想杀了他,可莫和多却坚持留下他,她不好拒绝,却在找机会杀了他。

为他占卜后,她改变了想法,一个恶毒的计划在她心里慢慢成形。

莫和多希望她可以放下之前攻伐南魏的想法,觉得那是异想天开。

直到南魏军在失韦部落大举屠杀,他才有了想要反抗的心。

大祭司丝毫不意外,从他得知渊方公主已经去世后,他便没有了顾忌。

这消息正是从棠硕口中传出,他对棠硕很好,或许是因为知道她是她的女儿,也正是因此,她更加厌恶她。

莫和多说,即墨苒长得很像她母亲年轻的时候。

她觉得很奇怪,即墨苒并非倾国倾城,只是相貌端庄,有一种富贵之气,丝毫不如草原女子,他怎么会对渊方公主生了情愫。

莫和多被杀的时候,她并不知情,过了好几日她才得知,不知为何,听到他死,她异常轻松,仿佛这些年压在她身上的枷锁都没有了。

她于是便静静等待,等到卫琅到来。

她知道,他一定会来,卫琅在失韦草原久了,睚眦必报的性子已经养成,南魏人屠杀失韦,残害安木达,他不可能不恨。

安木达本不该和他一起长大,但有一天,卫琅忽然问她,他以前,是不是有个妹妹。

她愣了一下,以为术法不再管用,再问几句,发现他并没有想起来。

她便笑说,“你想要个妹妹?”

卫琅没有回答。

他学习咒法很快,教他的东西几乎一遍就记住,大祭司便让安木达跟着他学,她便跟在他身后,两个孩子的关系愈发亲近,他也将安木达渐渐当成了亲妹妹对待。

看见即墨苒和他还有安木达在一起的时候,她吓了一跳,很是担心卫琅会认出即墨苒,所幸,他根本记不得这个人了。

安木达很喜欢即墨苒,她能看得出,这个孩子,从来只喜欢心思纯净的人,但即墨苒的母亲是渊方公主,她实在讨厌,恨不得一剑杀了她。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