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葡萄 > 繁花陌路

第255章 和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繁花陌路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你敢教训我?!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前朝覆亡之下的失败者,一个孤女,真当自己还是什么格格公主?!”

水玲珑怒起,两手捏紧了拳头。

这个丫头,竟然敢威胁她?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

对于水玲珑的暴怒,金穗心倒显得很平静。她看了看外边的天色,想茯苓应当事情也办得差不多了。

她心神更加镇定起来:“我的确不再是什么格格公主,向来也不以格格公主自居,要说教训,也算不上教训,不过是告诉八姨太一句。有些事做得,有些事做不得。您在外头闯荡这么多年,也不想临了临了,什么都得不着吧。”

“你!你!”

水玲珑被她一通说,正是千头万绪,看向金穗心的目光也是几番变化。各种揣测都有,却又都一一否决。但是,看她的样子,倒有些成竹在胸,自己这样不管不顾的与她呛声,能得着什么好处呢?横竖,唐韶华的事情不能够不办。

想到这里,水玲珑将满腔怒火都压抑下去,深吸了一口气,变换了声调问道:“敏杰呢?你让敏杰出来见我!”

“恐怕一时半会儿,八姨太是见不着敏杰了。不过您放心,待事成之后,我自然不会阻着你们母子相见,只要敏杰那会儿还想着要见您的话。”

水玲珑急道:“你跟他说了什么?”

“我和敏杰打小一块儿长大,有什么不可说的?”

水玲珑气怒攻心,上前一步似要有所动作,就听到这时外边一阵乒乒乓乓,水玲珑还没有回过神来,那房门已被人一脚踹开,小李跟茯苓等人率着一众青龙帮的兄弟冲了进来。

茯苓和小李先喊一声“太太”,便过去将金穗心拦在身后,目光如炬的瞪着对面的水玲珑。

水玲珑没有想到瞬息之间事事异变,前一刻还觉得金穗心在自己的手掌心之中,逃不出生天,然而眼下,自己却成了他人的盘中餐。

到这会儿,她已经明白过来,金穗心所谓要跟金敏杰谈话,全都是一场骗局,不过是想要让他们放松警惕,好让那跟着她一块儿过来的汽车夫去青龙帮搬救兵。怪道当时俞故笙跟唐韶华商议时,把地方定在上海,说什么上海安全,有法国人按着,又费先生的尸骨埋在上海乡下,各方人马总要顾及点儿颜面,不会贸然在上海有所行动。她当时便觉得哪里怪异,这会儿回想过来......原来如此。

俞故笙他一开始就防着他们。

怪道他会让金穗心单枪匹马的前来,他敢放金穗心单枪匹马的前来!

倒是自己,从一开始就轻敌,到现在,被对方死死压在砧板上,想要翻身都没了可能!

可即便如此,金穗心总不敢动她的,她不单单代表着自己,她代表的是唐韶华,及以唐韶华身后的北平政府。

这么一想,水玲珑那大祸临头的恐惧感登时少了一些,她高昂着下巴,睥睨着扫视众人,声音也威吓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敢冒犯我,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

说着,看向金穗心:“他们不知道,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金穗心抿唇笑了笑:“八姨太,你说,要是我现在让人拍一封电报给唐先生,说您在上海时不幸中了东洋人的流弹,只留下一句口信,就走了,唐先生会不会相信?”

水玲珑一听,眼睛瞪大:“你敢!”

金穗心便要过去,被小李跟茯苓拦着:“太太,危险。”

金穗心示意他们让开,她走到气急败坏的水玲珑跟前:“咱们都不过是男人们在这场博弈里的棋子,我死,俞故笙不会破坏和谈。你死,唐先生同样不会冲冠一怒为红颜。既然如此,何必在这里争锋相对呢?你不过是想要弥补敏杰,可你仔细想一想,以你如今这样的做派,究竟是在弥补敏杰,还是又一次的害他?”

水玲珑眸色微变。金穗心知道她是听进去了,她诚恳道:“八姨太,请你暂且放下个人情感,让我们把当做的事做了,再来谈旁的,好吗?”

水玲珑看向金穗心主动来握住自己的那只手,内心做了几番计较。她不愿意在金穗心面前认输,不仅仅是因为敏杰,还因为那个人,她的眼睛和那个人长得如此之像,当她看着自己的时候,水玲珑总想起当初他的决绝,他一句话也没有就转身,那似乎一眼就能看透自己失败的眼神,让她心里不舒服;可金穗心说得也很对,在这纷纷扰扰的世上,他们女子从来都是依附于男子而活,棋子,说得可真好,的确是棋子。

与其到最后闹得不可开交,倒不如就着她给的阶梯顺势而下。好歹脸面上还能过得去。

水玲珑微微笑了一下,金穗心看她表情,顺势松开了手。水玲珑理了理自己的衣衫,仍是那高傲的模样,道:“什么时候出发?”

金穗心笑了,一点儿也不见刚才还争锋相对的模样,转头跟小李吩咐:“那我们先回去,让八姨太准备准备。”

她转过来跟水玲珑道:“穗心也先出去等你。”

水玲珑看她真走,眼眸之中几度流转,她笑了笑,到这会儿,是真的认输了。到底是他教出来的女儿。既有勇气,也有决断,更有容人的雅量。输就输吧,她这辈子输在他手里,也没有什么不光彩的。

振作着,她替自己理了理发鬓,转身走到里面去。

茯苓跟在金穗心后边小声道:“太太就不怕她逃跑吗?”

小李道:“要走的留不住。”

金穗心笑笑道:“八姨太是个聪明人,知道怎样对自己最有利。”

说到这里,金穗心问茯苓:“人怎么样了?”

茯苓道:“已经包扎了伤口,扎得不深。不过我倒是好奇,依照他这样的体格,就算是被太太扎了一刀也不至于就这么倒下了,难道.......”

“难道什么?”

茯苓向金穗心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小李直接道:“谨慎一点儿没有什么不好。”

金穗心也颔首:“总之你们先看好了他,别让他破坏和谈,至于其他的......”

她顿有些心力交瘁,脸上流露出灰败来:“等事情了结之后再说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