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葡萄 > 繁花陌路

第261章 端倪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繁花陌路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夜半下起了雨。

开春的天气,江南地区总是雨水比较多。

半夜里,俞故笙接到了北平的电报,唐韶华的大总统就任仪式确定在下个月的21号。北平方向希望俞故笙到时候能够参加大总统就任仪式。而潜在的意思,自然是不希望俞故笙以青龙帮当家人的身份去参加,而是到时候俞故笙能够以一个相对有利的,于北平内阁有利的身份参加。

这让俞故笙产生了怀疑。如果唐韶华是希望他能够尽快的解散青龙帮,让北平内阁在短时间之内就能拿出不错的成绩以或者百姓支持的话,他身为青龙帮的领头人,能够做到的,只能是一死。这是他最后能帮到这个国家的。唐韶华应该不会想不到再是,而现在,他希望他可以去参加大总统就任仪式。也就是说,唐韶华并不想要他的性命,甚至是当真想要招揽他成为左右手。

这是怎么一回事?

很快阿坤带来了消息。

回到上海之后,俞故笙扶持方润生在闸北、静安区一带做了当家人,这是想要培养方润生的意思。但是,得到北平的消息之后,俞故笙跟方润生谈过一次话,他是希望方润生能够急流勇退,在北平这把火还没有烧到他身上的时候,尽快离开。但是方润生说想要考虑一段时间,又说自己在上海代替他跟法国人做交涉,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抽开身,可能没有这样简单就能指摘干净。

一个人踏入了某一个圈子,想要抽身就能抽身,这诚然是不可能的,俞故笙也没有立即要他怎么样的意思。他既然说要考虑,那就考虑。只是没有想到,方润生竟然联系了王耀祖留下的那些人,暗中想要攻占青龙帮在华界的堂会,试图取俞故笙而代之。

这真是俞故笙怎么都料想不到的。

他还记得自己在北平的时候,因为季修年受柳方萍的影响,丢下了偌大的上海和众兄弟去了南京,导致上海一时之间群龙无首,自己派阿坤跟方润生联系上的时候,方润生晓得他们的所作所为时,所讲的那一段话。

他说,他原本就是一个有抱负的人,却在追求实现抱负的路上摔了一跤,以为自己头破血流之后也只能这样糊里糊涂的走下去,却没有想到还能再见到柳暗花明的那一天。没有想到自己的志向和抱负还有实现的那一天。他说,只有信仰是不可更改的,他说,他自小立志要为了中华的将来努力,读书也是为了中华的将来,来到上海打拼,内心里也藏着能够走这样一条曲折的路来视线对家国的梦想。

可是......他现在是在做什么?夺权?这难道也是他为了实现家国梦想的一条途径和手段?

要是换做以前,可能俞故笙不会想那么多。帮派里谁生了异心,干脆的,一枪毙了,丢到黄浦江里喂鱼;要是气不过,那自然有雷霆手段,让他后悔到这个世界上来一趟。而这一次,他想要跟方润生再见上一面。

季修年不明白还有什么必要。既然消息得到了确认,那就是说,绝对不会冤枉了他,还跟他废话什么,直接找几个兄弟过去把他剿了也就算了。

“我问你,在我跟你产生了分歧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想过直接一枪把我给毙了?”

季修年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俞故笙会这样问。

隔了一会儿,他立即道:“当然没有!”

季修年说着,道:“笙哥,我知道我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我也知道,不管什么时候,你一定是不会错的。”

“是吗?”

俞故笙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我还记得你曾经极力反对我跟穗心,你认为她会破坏我的心志,会影响青龙帮的前途。”

回到上海之后,季修年曾经见过金穗心一面。也当面跟金穗心道了歉。金穗心那时说的是什么?她说,过去的事情,她都已经忘记了,只期未来。

季修年垂下视线,微微叹了一口气:“是我的判断出现了问题。”

俞故笙道:“人生有的时候也是一场豪赌。也许是你赢,也有可能会是我赢。不管是谁输谁赢,我所想要知道的是输赢背后的答案。”

季修年沉默下来。

他点了点头:“好。笙哥你说什么,我就跟着你怎么做!咱们兄弟,总要一条道走到黑了!”

俞故笙笑起来,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季修年说着,眉头微蹙,又道:“有一件事,我想有必要跟笙哥你讲一声。”

俞故笙看过去,季修年道:“这段时间嫂子跟外边那些人来往的很频繁,据说,她跟乔老爷也有联系。”

俞故笙微微蹙了眉头。

季修年顿了顿又道:“昨天晚上,有人看到她跟方润生在和平饭店吃了饭,一块儿去了金凤凰跳舞。”

俞故笙沉下脸来,直截了当道:“你想说什么?”

季修年解释道:“嫂子对你,我当然是信任的。不过方润生假如真的有异心的话,在这短时间内,嫂子不一定会看得出来,你回去是不是要跟嫂子谈一谈,让她当心一点儿,不要被人当枪使了。”

俞故笙想到这段时间金穗心的生活方式,当真有些末日的狂欢,纸醉金迷,和她从前的生活半点儿也不相关。

他想,还是自己的事情让她太过忧心了,导致她会有这样的变化。叹了一口气道:“你多派几个人跟着她,只要注意她的安全,至于其他方面,不要过于干涉。她喜欢怎么样,就让她怎么样吧。”

后半截话并没有说出来。

季修年并不晓得北平来电报的事情,那段时间,他刚好回了乡下去祭拜柳方萍。他看了看俞故笙,见俞故笙眉间深锁,觉得这其中必然是出现了一点儿问题,可俞故笙不大想说,自己就是追问,也得不到什么结果。

微微点了头,季修年应了一声“是”,这件事就这么过去。

而此时,他们的汽车正好到了方润生办公楼的外边。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