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葡萄 > 繁花陌路

第264章 沉默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繁花陌路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别的或许还有可补救的,长得丑是爹娘给的,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季修年道:“看来,我们还是走吧。”

俞故笙跟他做样子就要离开。坚哥急忙拉住了两人。

他凑到俞故笙的面前说道:“还是有办法的。”

说着,就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扭了扭。

季修年看他这幅样子,简直惊讶得要掉了下巴,忙往俞故笙的方向看了看。

俞故笙自然也是把坚哥这副模样看在了眼里,不禁若有所思。

他看着坚哥问道:“似乎这办法是跟我有关?”

坚哥连连点头,说道:“小美说,她听了许多有关笙哥的故事,很是佩服笙哥的为人。假如是笙哥愿意替我保媒的话,她就愿意,愿意嫁给我为妻。”

季修年听了,不觉蹙眉往俞故笙瞧了一眼。俞故笙面上却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问坚哥:“你要娶人家姑娘当太太,可弄清楚她住在哪里,是哪里人,家里又有几口人?”

坚哥一时倒是无语了,按照他的脾性,向来是喜欢就弄了回去再说。像眼下这样花功夫,都是难得之中的难得了,哪里还回去过问这些小事情。

支支吾吾了半晌,才道:“我是要娶她,又不是要娶她家里的人,这有什么要紧的?”

俞故笙就道:“既然是诚心诚意,连对方从什么地方来,家境如何都不知道,又怎么能算得上是诚心诚意?你要我出面,也不是不可以,但第一件事,就是去把女方的家境打听清楚。”

坚哥听俞故笙说的,的确也很有道理,便点了点头。作势要是,俞故笙又把人喊住,道:“你可不要莽莽撞撞的就把人拽了来开口就问,女子总是有自尊的,你当着面问,恐怕还要热出一点儿别的误会来。”

坚哥便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知道,面上略有些喜色的去办他的事儿了。

季修年道:“这里面是有什么问题?”

俞故笙蹙眉,也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司机将汽车开了过来,两人便上了车,俞故笙道:“先查一查吧。”

季修年点头,知道他应当是还没有确定。便也没有多话。

而回去之后,金穗心今天没有出门,一听到前门说俞故笙回来了,就到外边来迎他,替俞故笙将外套拿了,跟着往里边走道:“听说你今天去找方润生了,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他并不在意这些事情被她所知道,点头就道:“出了一点儿小问题。”

又问金穗心:“吃晚饭了?”

金穗心道:“还没有,就等着你回来一块儿吃。”

一边说,一边喊底下的人上菜。

夫妻两人各自占了一边,无声的用饭。金穗心时不时的往俞故笙的面上瞧一眼,似乎是有话要说。

俞故笙便笑道:“有什么话只管说。”

金穗心道:“敏杰已经到了北平,也不知道他现在情况怎样,唐韶华会不会为难他,我想过去看一看他。”

唐韶华原本就想要俞故笙前去参加他的大总统就职典礼,不过俞故笙能不能走开,实在是一个问题。更何况......俞故笙听她这么一说,心道她若是这会儿过去,原本就可以代表自己,似乎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然而又一想,这个主意假若是唐韶华所提出来的,又有可斟酌的地方。

就问道:“是你自己想过去,还是水玲珑邀请你过去的?”

金穗心也没有什么可隐瞒他的,就说道:“水玲珑是担心敏杰,而我......也许就这一次了吧,往后再想要见着敏杰,恐怕很难了。”

俞故笙点了点头。水玲珑在这个时候喊金穗心去北平,诚然是担心金敏杰被唐韶华所为难,再一个,也有可能是唐韶华利用她来把金穗心引诱过去,到时候,俞故笙便不得不听他的,将青龙帮解散。

俞故笙将筷子放了下来,道:“你让我考虑一考虑。”

金穗心也没有追着说一定要怎么样怎么样,低头应了一声,仍旧无声的吃她的饭。

晚饭之后,俞故笙照例去书房忙了一阵,才回到房间里来。金穗心正坐在窗边的灯下看书,桌上香炉里的烟袅袅娜娜,一盏灯照在她半边脸颊上,静谧而平和,十分的美好。

听到开门的声音,她身子顿了一下,将手里的书放到一边,一只手扶在椅子的靠背上,回过来微微笑着看向他:“回来了?”

俞故笙“嗯”了一声,就将身上的外套摘下来,往那衣架上挂。她起身过来,替他解领边的扣子,一边说:“这天气还是有些冷,你在书房里也别待得太久,出来进去,一冷一热的,容易伤风。”

俞故笙笑捏了捏她的鼻子,视线在她单薄的身上看了一眼:“你还晓得说我。”

一边将人搂了过来,揽在怀里,圈紧了,贴在她颈子旁,问:“还冷不冷?”

金穗心抿着唇,摇了摇头。

俞故笙叹了一口气:“有什么心事,为什么不说出来?”

“我能有什么心事?不过就是想着今天要约谁出去,明天要和谁一块儿打牌。”她笑说着,推开他往里边走。

俞故笙当然是不信她的。她这两天看着似乎忙得很,脸上也总是带着一点儿笑,然而,他知道她不过是靠着这些伪装的忙碌来掩饰自己内心里的惶恐,更不愿意两人在这段短暂的相处之中,还要再生出些不愉快的回忆。

想到这里,俞故笙便觉得对于她更加感到愧疚,跟着金穗心到了里边来。她已经卷着被子窝到了床上去,俞故笙在床沿边上坐了下来,伸手在她肩膀上轻轻搭着,喊了一声“穗心”,有话想要说,半晌,却又只是叹了一口气。

他起身往洗浴室去,金穗心便感觉到半边床空了下来,冷风取代他的位置,令她发怵。她裹紧了被子,想要将热气捂住一些儿,想要让自己热一些,然而,自己心里又是很清楚的,不论怎样,他还是要她去习惯,没有他在身旁的日子。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