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叶然 > 农门福女:腹黑城主要抢妻

第二百十三章 厚此薄彼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农门福女:腹黑城主要抢妻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屋顶上的白衣男子眉眼如画,衣袂飘飘,恍若下凡的谪仙人。

令沐华凝望着马背上这对新人,新娘姿容秀丽,面带笑意,新郎鹤立鸡群,俊美无涛,他的眸中覆上了一丝复杂的情绪,说不清究竟是何种滋味。

她心爱的徒儿今日出嫁,他怀着复杂的心情前来告别。

令沐华的唇角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小依,今日为师终于看到你风光出嫁,为师也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了。你我师徒一场,相识相伴数载,为师也说不明究竟是你救赎了为师,还是为师救赎了你。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但愿今后凌云木能像为师守护你那样守护着你。如若不然,他将毫不犹豫带走她。

从前,他在松涛林救下奄奄一息的她,两人相识相遇相伴数十载,不似亲人而胜似亲人。

他一直以为他和她只有师徒情谊,曾几何时,这份感情有了其他的变化。只可惜爱从来都是两情相悦的,倘若有一方无心,另一方只能是自作多情。

令沐华轻轻叹了一口气:丫头,保重!

人群中,眼尖的穆红灵大喊一声:“快看,那不是令神医吗?”

“的确是令神医。”

花粉迷们按捺不住雀跃之情,手舞足蹈道:“令神医!令神医!”

老百姓们纷纷抬头,一个个下跪顶礼膜拜:“令神医!救苦救难的令神医!”

在洛川百姓的心里令沐华是他们眼中的大恩人。他悬壶济世,救死扶伤。无论是战乱、饥荒、瘟疫,令沐华和他的悬世堂屡屡挺身而出,仁心仁术。洛川百姓对他感恩戴德,视他为活神医。

战神大人功在社稷,令沐华在一方百姓眼里也同样功不可没。倘若让洛川城的百姓选洛川城主,想必两人旗鼓相当,难分伯仲。

尹依依抬眸望着一眼令沐华:“果然是师父。”

她的内心一阵激动,多日未见,师父还是一如既往的素淡雅致,亦如神仙下凡。

四目相交,令沐华回馈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他的笑清新脱俗,气韵卓绝,令山河失色,令人为之一亮。

不知为何,尹依依从他的笑意中读出了诀别。

尹依依冲着他招手:“师父!”

令沐华也朝她招了招手。

“没有本城主的允许,不许你看其他男子!”凌云木直接用双手蒙住尹依依的眼睛,挡住她的视线。

尹依依掰开他的大手,着急道:“别闹!我师父好像有话要同我说。”

凌云木扳正她的脑袋,俯身给了她一个霸气侧漏的深吻, 醋神大人宣誓主权的方式果然不同凡响。

尹依依眼神微怒,大概在说:“大庭广众之下,城主大人故意撒狗粮给谁看呐?”

“本城主的女人别人多看一眼都不行,就算是你师父也不能例外。”凌云木眼带笑意,意味不明。

尹依依推开他的俊脸,讥讽道:“凌云木,当初你爬上骆国公主床上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我会不会吃醋?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这个道理你懂吗?”

一想到这,尹依依怒火中烧,恨不得给他一巴掌。

凌云木轻笑道:“娘子,这件事我早和你解释过了,别说是骆国公主的床,就是骆国公主的一根手指头,你相公都没碰过。”

尹依依白了他一眼,反驳道:“上次可是你亲口说她怀了你的骨肉。”

凌云木俊眸一眯,解释道:“夫妻吵架时说的气话,娘子怎可当真?你相公可以对天发誓,此生除娘子之外,从未碰到其他任何女子。”

“贵为人夫,本就该遵循男德。”

“娘子说得是!”

“不对!”尹依依想了想,愤愤道:“男德第一条不许三妻四妾,城主大人已经违反了。”

凌云木再三解释:“娶骆国公主本城主也是被逼无奈,待时机成熟之后,我会澄清一切的。”

尹依依用目光威胁道:“你最好说到做到。”

“遵命!娘子!”

待尹依依重新将视线转向屋顶,令沐华早已不见了踪影。

洛川城主和夫人共骑一匹马,恩恩爱爱,如胶似漆。

外人看来谁受宠谁受冷落一目了然。

几位年轻公子哥议论道:“这两位夫人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城主大人独宠尹大夫那也是自然的。”

“尹大夫她人美心善,哪个男子见了不喜欢?更何况尹大夫还是令神医的嫡传弟子,医术高明,妙手回春。”

众人将尹依依夸得跟仙女似的,却暗暗对骆国公主出言讥讽。

骆国前来送嫁的一行人一个个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景王爷身边的侍卫替骆国公主打抱不平道:“王爷,你看凌将军厚此薄彼,故意怠慢公主,这不摆明了我不给我们骆国面子。”

景王爷勃然大怒道:“凌云木他竟敢欺人太甚!”

“王爷息怒,眼下不是发怒的时候,还请王爷隐忍。”

景王爷生性暴躁,策马去找凌云木理论。

“凌云木,你是存心不把我们骆国放在眼里,众目睽睽之下,竟敢冷落我皇妹。”景王爷拦在了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大声指责。

凌云木眉心微蹙,冷脸道:“景王爷何出此言?”

景王爷生气道:“同为城主夫人,你为何要厚此薄彼?”

凌云木冷笑道:“景王爷,令妹身宽体肥,实在不宜与本城主同骑一匹马。”

“凌云木,你是在嘲笑我皇妹肥胖?”

“景王爷切勿妄加揣测,若如本城主诚心嫌弃她,断然不会娶她为妻。”

景王爷不依不饶道:“既如此,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让我皇妹也和你同骑大马。第二让她下来,谁也不要骑。”

凌云木左右为难,神情不悦。

景王爷生气道:“既同时迎娶两位夫人,城主大人就应该做到不偏不倚才是。论身份,我皇妹贵为骆国公主究竟有哪点不如她的?她区区一个郡主怎可和公主相提并论?”

尹依依干笑了几声:“景王爷说得对!快放我下去吧!”

在景王爷的威逼之下,凌云木只能让尹依依回到花轿上。

这时,突然响起了一声火号,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气势汹汹朝新娘花轿杀去。

“保护夫人!”

护送的官兵严阵以待,拔刀与黑衣人殊死搏斗。

一时间,人心惶惶,围观的百姓四处逃散。

“叮叮叮叮!”

火花四溅,冷兵器激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凌云木俊眸一眯,唇角勾笑道:自投罗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