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叶然 > 农门福女:腹黑城主要抢妻

第二百十五章 我喝醉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农门福女:腹黑城主要抢妻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密林

令沐华轻功一跃跳到树上躲了起来。

“分开找!”

“是!”

一群黑衣人分散开来,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吁!”

四辆马车同时赶到,帘子掀开后从马车里下来一个人。

那人身穿大红嫁衣,身材丰腴,正是趁乱偷溜的骆国公主骆美美。

一众属下齐齐下跪道:“参见公主!”

骆美美好似换了一副面孔,整个人冷若冰霜,杀伐果断。

骆美美神情严肃,冷声道:“赶紧搜,放跑了他,你们可是要掉脑袋的!”

令沐华居高临下,屏气凝神:他们果然是十三鹰的人。

适才与黑衣人交手的时候,令沐华无意间发现那具尸体的胳膊上纹着老鹰的图案,他不会看错。

这时,有位属下偷偷来报:“禀报公主,他们追来了。”

骆美美喊了句:“都出来吧!”

马车上走下来五个身穿大红嫁衣的假公主,这些替代者身材丰腴,面容和骆美美极为相似,足以以假乱真。

传闻十三鹰鹰主有九条命,看来就是这些替代者使得鹰主神通广大,九死一生的传闻越演越烈。

骆美美颐指气使道:“你们去引开他们。”

“属下领命!”

五个替身各骑一匹马朝五个方向跑去。

骆美美身边的丫鬟提醒道:“公主,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骆美美撇了她一眼冷声问道:“交待你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公主请放心!”

骆美美薄唇轻启道:“三日之内,他若还不现身,就把那两个孩子的消息放出去!”

“明白!”

骆美美暗暗得意道:皇叔,为了引你现身,侄女我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这次你休想再逃掉。你毕竟是骆国皇位的正统继承人,你一天不死,父皇心就难安,那把龙椅坐得也不踏实。

“城主大人!公主找到了!”

“过去瞧瞧!”

凌云木再见到骆美美的时候,骆美美又恢复到了往常傻白甜的模样。

骆美美躲在卖梨的铺子底下,两眼充满恐惧:“相公,救……救命!”

凌云木孤疑地盯着她:“公主为何会躲在这?”

骆美美大声哭道:“黑衣刺客要杀本公主,好害怕!”

适才巡街的时候她明明不在这,眨眼的功夫她是怎么回来的?

凌云木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大手一挥:“带公主回去!”

迎亲队伍重整旗鼓抬着两顶花轿到了郊外的聚峰庄园。

聚峰山庄依山就势而建,是一座宏伟庄严,别具特色的官宅建设群。整个山庄分别以“龙、凤、虎、龟、麟”五种灵瑞之象建造,里面大小院落数百间,层楼叠院,错落有致。平房、马厩、磨坊、碉堡、监狱等一应俱全。

之前尹依依就是被带来这里,从外看这里高俊威严,气象森严。

骆美美还以为她会以城主夫人身份入住雄鹰堡,没想到凌云木有心防着她,她连雄鹰堡的影子都没见着。

事出反常必有妖。看来她得尽快写封信给父皇,叫他好好打听凌国的那个秘密。

幻影剑、凌国龙脉这些秘密终将被一点一点揭开,到时候天下又是风云再起,重新洗牌。

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一山不容二虎,眼下陈国衰弱,凌国崛起,那凌国无疑就是下一个骆国要对付的对手。

此时的聚峰山庄披红挂绿,喜气洋洋。

山庄里各布置了一间婚房,分别用来安置两位城主夫人。

省去一系列繁琐的拜堂仪式后,司仪直接喊了句:“送入洞房!”

尹依依在诸多高手的护送下被送进了洞房。

入眼是一室旖旎的红色,大红喜字在烛光的映照下愈发喜庆。红色的双层罗帐四角各挂了一个香囊,中间放着绣着鸳鸯金丝花纹的喜被和绣枕。被子底下铺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等寓意早生贵子的东西。

四下无人后,门外传来了燕飞的警告声:“夫人,城主大人在婚房四周各安排了数十名侍卫守门。”

这摆明了在警告她:今晚她插翅难逃。

尹依依径自拿下喜帕,取下了重达数斤重的凤冠。

“哎呦!不行了,我的脖子酸死了,一刻都忍不了了。”

尹依依仔细数了数凤冠上的宝珠,光是光珠就有数十颗:“这玩样再戴一会,颈椎病都出来了。”

“累死我了!”

尹依依花鞋一蹬,四脚朝天躺在了床上。

“哎呦!什么东西硌得慌?”尹依依伸手一掏,从被子底子掏出了一把花生红枣。

尹依依生气地扔掉这些东西,愤愤道:“生生生,生个头!当我是母猪吗?”

她是名女大夫,她清楚的知道以她的身体不宜再生。

尹依依自言自语道:“不知道凌英镑和凌美元这两小兔崽子在做什么?凌云木那家伙为了逼她与他成婚,啥招都用上了。”

门口,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尹依依赶紧重新盖好喜帕,乖乖得像个小娘子坐在床边等他。

等了好一会,依旧没有动静。

尹依依沉思:不对啊,听刚才的脚步声明明就是凌云木,难道是我听错了?

尹依依取下头盖,蹑手蹑脚透过门缝张望。

门外除了守卫森严的侍卫之外,并无凌云木的影子。

尹依依生气道:“好你个凌云木,今晚是要我独守空房的意思吗?有两位夫人就是不一样,看来他是去骆国公主那里了。”

“夫人!”

一名丫鬟推门进来道:“奴婢伺候夫人早点上床就寝吧,城主大人交待夫人早点歇息。”

尹依依唇角勾笑,冷嘲道:“城主大人业务繁忙啊,看来身份不同还影响到入洞房的顺序问题。”

丫鬟惊慌道:“夫人请息怒!”

尹依依严肃道:“我问你,凌云木是不是去了骆美美那里。”

“这……这……奴婢不知!”

“别支支吾吾,不想受罚的话就说实话。”

丫鬟低头说道:“适才奴婢见城主大人是朝那个方向去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这里用不着你伺候!”

“遵命,奴婢告退!”

尹依依气呼呼给自己倒上一杯酒喝起来:“敢情是怕我跑去听壁角,这才派这么多人监视我的吧?凌云木你这个大骗子,说什么连骆国公主一根手指头都不碰,这刚一天黑你就迫不及待入洞房了,你这是有多猴急呀!”

尹依依苦笑道:“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宁可信这世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那张破嘴。凌云木,今日我总算看清你了。”

尹依依像个怨妇边喝边骂,直到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

夜半三更,凌云木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推门进来就见到了躺在地上睡着的新娘子。

凌云木俊美一皱,暗忖道:这又是何状况?她喝醉了?

凌云木俯身抱起尹依依,轻轻将她放到了床上。

尹依依嘴里还在嘟囔着:“凌云木你这个始乱终弃,喜新厌旧的大渣男!你比豆腐渣还渣!”

凌云木拍了拍尹依依的脸:“醒醒!这成何体统?”

尹依依睁开杏眼,嘻嘻笑道:“呦!这不是新郎官嘛,业务繁忙的新郎官大人来我这作何来了?抱歉,小店今日不营业,你回去吧!”

凌云木叹气道:“她又说什么胡话呢?”

尹依依继续酒言酒语:“燕环肥瘦,来者不拒,凌云木你好样的!”

看来今晚是没戏了,凌云木替她盖好被子,顺势躺在一旁睡下。

睡到半夜,他惊觉到有人在拍打他的脸,凌云木猛然睁开了星眸,恍若一头苏醒的狮子。

尹依依似笑非笑趴在他耳边,嘟起红唇说道:“嘘嘘!”

“她这是何意?莫非她要小解?”

凌云木俊脸一沉,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不高兴。

“你确定?”

“嗯!”

尹依依点头如捣蒜。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