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叶然 > 农门福女:腹黑城主要抢妻

第二百十六章 撞死算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农门福女:腹黑城主要抢妻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翌日,太阳晒到屁股了,尹依依终于睡醒了。

屋子里空荡荡的,显得尤为冷清。

尹依依有气无力坐了起来,打量着屋内的一切:窗花、铜镜以及门板上贴的大红喜字,一一触痛了她的神经。

“洞房花烛夜?我去!”尹依依满腹牢骚:“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我就不该对凌云木抱有幻想。什么守身如玉,不碰其他女人,男人只会满嘴跑火车。”

尹依依暗暗沉思道:我这是被打入冷宫了吗?睡到这个时辰了,连个问话的下人都没有。世人果然都是趋炎附势的小人。这会,府里的下人们都该聚到骆国公主那边讨赏去了吧。

昨晚洞房花烛夜,凌云木直接去了骆国夫人的房间,明摆着骆美美才是名副其实的城主夫人。

尹依依不禁叹了一口气:说什么平起平坐,看来一夜之间她就沦落成二夫人了,屈居骆美美之下。

尹依依抓起旁边的鸳鸯绣枕,握起拳头一阵猛打:“气死我啦,就是爬狗洞我也得逃出去。”

进来伺候洗漱的丫鬟推门进来的时候,见到尹依依一副抓狂的样子。

丫鬟目瞪口呆,无比惊慌道:“夫人!”

尹依依将绣枕扔在地上,解释道:“这枕头睡得不舒服,一会给我换一个。”

“是!”丫鬟提醒道:“夫人,奴婢这就伺候夫人洗漱。”

尹依依摆摆手拒绝:“你下去吧,我自己来。”

“那奴婢一会进来替夫人梳头!”

“用不着!”

尹依依换好衣裳,对着镜子扎了个高马尾,赌气道:“切!想她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独立女性,这就被绿了?我去你的!凌云木你就等着拿休书吧!”

尹依依拿出纸笔,毫不犹豫写下了“休书”两个大字。

一会,她要直接将这封休书甩到凌云木的脸上,然后大摇大摆的离开这里。如若有人存心阻拦,那她定要让他们尝尝她最新研制的“小棉软”以及她的“施针封穴”绝技。

门口,丫鬟催促道:“夫人,该去用膳了。”

尹依依打开门走了出来,冷声询问道:“城主现在何处?”

丫鬟惊慌道:“夫人,你这身打扮恐怕不妥,奴婢替夫人重新梳妆吧!”

“不必。我再问你一遍,城主大人现在何处?”

丫鬟毕恭毕敬回答:“回禀夫人,城主大人和慕公子他们正在书房商议要事。”

尹依依兀自冷笑一声:很好,正好慕白言他们也在,也好有个见证。

“带路,我要去书房!”

“是,夫人!”

“嘭!”得一声,尹依依直接踹门而入,屋里一干人等无不转身侧目。

慕白言展眉笑道:“嫂子,今日你身打扮倒是新鲜。不过,你刚才踹门那一脚,着实吓坏本公子了。”

尹依依也不搭理他,径自走至凌云木跟前,掏出一封休书甩他脸上:“凌云木,休书请接好!”

休书?

凌云木眉心一拧,冷言冷语道:“娘子这是何意?”

“你看了不就知道了。”

凌云木接过休书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就写了八个字: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胡闹!”凌云木冷声叱责道:“莫非娘子酒醉未醒?”

尹依依一字一句回答:“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谁说结了婚就要一辈子绑在一起的?信上我说的很清楚从今往后你我一别两宽,各生欢喜,麻烦城主大人签字吧。”

庄漠寒严肃道:“嫂子,在下只听过丈夫休妻子的,倒没听说过有哪个妻子敢休掉丈夫的。”

“闪婚闪离很正常,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后多的是妻子休丈夫。在这,我算是开个先例吧。”

慕白言开口问道:“嫂子,云木他究竟做了什么,惹得你大发雷霆?”

凌云木冷声道:“你们先出去,娘子,你留下。”

“留下就留下,谁怕谁啊!”尹依依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

“我等告退。”

慕白言和庄漠寒两人从屋里走了出去。

屋子里仅剩下这对新婚夫妻后,凌云木大手一揽,直接抱住了她。

尹依依挣扎道:“放开我,凌云木别浪费时间了,快签字吧!”

凌云木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里,柔声道:“一大早的,娘子又在闹什么?”

“别碰我,你这个脏人,要是发春你就找你的大夫人去。”尹依依生气道:“你大夫人不光身份高贵,还前凸后翘,手感想必不错吧?”

凌云木俊眸一眯,笑道:“娘子,我只当你是昨晚喝酒喝多了,不成想娘子是醋喝多了。”

尹依依转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威胁道:“再不松手,我下嘴咬你喽!”

凌云木先下手为强,薄唇直接覆在了她的薄唇上。

他家娘子哪都好,就是太喜欢咬人,这个毛病以后得改。

尹依依被吻得七晕八素,差点站立不住。

凌云木见她气消了大半,这才放开了她,当着她的面将休书撕个粉碎。

“你……”

凌云木一本正经道:“娘子,在你相公这里没有和离这一说法,休书这种东西你永远不会收到。”

尹依依不依不饶道:“我且问你,昨晚你是不是去了骆美美那里和她洞房了?”

凌云木眉心一拧,辩解道:“娘子,昨晚为夫不是一直待在你房里,直到天亮了才离开的吗?”

“有吗?”尹依依一脸懵逼。

凌云木俊脸一沉:“娘子,昨晚洞房花烛夜,你醉得跟烂泥一样,为夫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

尹依依搜索枯肠,依稀想起来一点点记忆。

“这么说昨晚你没和骆美美洞房?”

“娘子说的,贵为人夫,要有男德。”

“可我听丫鬟说亲眼见到你去了骆美美哪里?”

凌云木爽快承认道:“本城主是过去和她说了几句话,不过,没一会就出来了。”

“证据呢?凡是要讲证据。”尹依依伸出双手向他讨要证据。

凌云木叹了一口气,勾了勾手指头:“要证据是吗?娘子你过来!”

凌云木趴在尹依依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吓得尹依依大惊失色,脸蛋绯红一片,比那猴屁股还红。

“你说什么……”

凌云木邪魅一笑:“适才为夫没说清楚吗?昨晚娘子起夜小解,是为夫不嫌麻烦,伺候娘子小解。”

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些片段:昨晚如梦如醉的她,一脸娇憨喊着“嘘嘘”……之后的画面,她不敢再想下去。

“住口!”

尹依依羞得赶紧开溜,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此时,尹依依的内心是奔溃的:她还是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见到那个跑得比兔子还快的背影,凌云木唇角勾笑,爽快地笑出声:“哈哈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