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叶然 > 农门福女:腹黑城主要抢妻

第二百二十章 一黑一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农门福女:腹黑城主要抢妻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十五的月儿十六圆,黑漆漆的夜空恍若一幅泼墨的山水画,月如银盘点缀其中。

月夜下,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就这么傲然而立,仿佛眼前的黑衣人弱如蝼蚁。

林间,静寂无声,气氛中透露着一种诡异。

为首的黑衣人做了个抹脖的手势,率先打破了这份宁静。

“窸窸窣窣!”

令沐华只觉得他俩被无数头饿狼盯着,四周无数的黑影在快速移动,那一双双如磷火般跳动的眼睛在伺机而动,只待给猎物最致命的一击。

“鹰主有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上!”

第一批杀手举剑猛扑过来,包围圈逐渐在缩小。

燕飞忍不住嗤之以鼻,在他眼里这些人就是蝼蚁。

燕飞的耳朵动了一下,一个飞身,身体呈鱼跃冲顶的姿势刺向了敌人。

一个,两个,三个,很快,他手的那把长剑上仿佛穿串的糖葫芦,一击必杀,瞬间解决了三个。

拔剑的功夫,更多的黑衣人冲过来了,燕飞手中的那把剑加快了攻势,剑招如密雨般袭来,黑衣人一个个应声而倒,燕飞凭借一人之力竟将这群杀手杀退了数十米。

另一边,令沐华白衣胜雪,目光清冷,浑身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

他的长袍在冷风中摇曳,恍若升仙的谪仙人,叫人不自觉低至尘埃。

这就是骆国太子的嫡长子骆逸尘吗?的确风采绝伦,丰姿卓越。

只可惜,站在他面前的是一群冷血的杀手,眼中只有任务。

见到目标人物出现,他们浑身热血沸腾,身体里的嗜杀基因促使他们越发的无畏和嗜血。

血,触目惊心的血在他们眼里是世间最耀眼夺目的颜色,尤其是脖颈间那抹殷红,能使他们更加的兴奋和满足。

令沐华岿然不动,冷静地盯着这群嗜血的妖怪。

身为一名大夫,他本无意杀生,不过眼下的情形,恐怕容不得他仁慈。

“嗖!嗖!嗖!”

黑暗中无数把暗器朝他攻来,令沐华腾空一跃,避开了暗器。

眨眼的功夫,五把利箭一齐刺向了他,令沐华高接低挡,瞬间化掉险招。

接下来是眼花缭乱的剑法,势如破竹,攻势凌厉,根本叫人看不清招式,重重包围之下,令沐华竟如无人之地。

剑锋直指一名杀手的咽喉,杀手的眸中闪过惊惧之色,仿佛闻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

关键时刻,令沐华收手了,淡淡地吐出一个字:“滚!”

“嘟!嘟!”

随着几声清鸣声响起,黑衣人纷纷撤退,转眼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林间恢复了静谧,空气中那股浓浓的血腥味一时挥之不去。

令沐华瞥了一眼燕飞身边倒下的那些尸体,横七竖八铺了一地。

令沐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唉!”

燕飞开口道:“令谷主,我们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好!”

两人轻功一跃,消失在月夜之下。

在众人的见证之下,两人身穿喜服拜了天地被送入洞房。

屠姣姣张罗着众人前去闹洞房,途中却被慕白言阻拦。

“慕公子,你这是何意啊?”

慕白言展眉一笑:“我家兄弟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不想春宵被人打扰。”

屠姣姣双手抱胸道:“我偏去闹,你能怎样?”

“我能怎样还请屠姑娘拭目以待。”

屠姣姣送给他一个大白眼,撇嘴道:“我屠姣姣可不是被人吓大的!”

话音刚落,慕白言二话不说将她扛在肩膀上带走。

“放我下来!男女授受不亲,你快放我下来!”

“君子动口也动手,屠姑娘现在后悔晚啦!”

“慕白言你这个登徒子!我跟你没完!”

众目睽睽之下,慕白言像扛野猪似的杠着屠姣姣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一时之间群龙无首,大伙你看我,我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庄漠寒劝道:“大伙都出去喝喜酒吧,多留点时间给新人早生贵子。”

一句话说得那些姑娘们小脸通红,不好意思再去闹洞房了。

喜房内,新郎官凌云木像是饿了好几天的饿狼,拥吻着新娘就往床上钻去。

这火急火燎,干柴烈火的这副模样,倒真令尹依依担心。

“相公,咱们交杯酒还没喝呢?”尹依依用手捂住他的薄唇,不让他得逞。

凌云木抓住她的纤手放在唇边亲吻,嗓音低哑道:“待会再喝也不迟。”

“相公,你不按规矩出牌!”

“娘子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可是相公,你这样我怕。”

“别怕,你相公温柔着呢。”

凌云木身上的衣衫脱下,露出了精壮有力的胸肌,古铜色的肌肤之下块块分明的腹肌引人遐想。

她家相公这身材真是绝了!

尹依依双手捂住眼睛,露出娇羞之态,托着长长的尾音娇喊道:“相公……你坏!”

凌云木一个激灵,全身好似有股电流至下而上直通脑门。

“咚!”

尹依依望了一眼纱窗,小声提醒道:“相公,有人。”

凌云木眉心一拧,表情不悦:看来是下面的人办事不力。

“娘子,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凌云木松开了娇香软玉,起身前去查看。

纱窗底下,两个小萝卜头蹲在那里小声议论。

凌美元奶声奶气道:“哥哥,坏爹爹是在欺负娘亲吗?”

凌英镑生气道:“我就说这个爹不是好人,壮得跟牛似的把咱娘亲压坏了可怎么办?”

“哥哥,我们快进去救娘亲吧。”

“容我先想个法子。”

话音刚落,一只大手揪住了凌英镑的耳朵。

“啊!疼……”

凌云木冷声道:“两个小兔崽子,皮又痒了吗?”

“救命!娘亲救命!”

尹依依听到凌英镑的声音赶紧过来灭火:“凌云木,你弄疼英镑了,你疯了吗?”

凌云木这才放开了凌英镑,一手拎一个将他俩直接拎进屋。

凌美元扑进尹依依怀里,眨巴着大眼睛问道:“娘亲,爹爹他是不是欺负娘亲?”

凌云木耐心哄道:“小元,爹爹疼娘亲还来不及,怎么会欺负你娘呢?”

凌美元大声反驳道:“适才娘亲明明在说你坏。”

“就是!”凌英镑凶巴巴地说道:“娘亲你别怕,英镑是男子汉了,英镑可以保护娘亲。”

尹依依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捏了捏她家儿子的白脸蛋:“我家英镑最可爱了,来小脸给娘捏捏。”

凌英镑主动送上小脸撒娇道:“娘亲!”

凌云木俊脸一沉,大喊:“来人呐!”

“城主有何吩咐?”

“将小少爷他们带下去严家看管。”

“遵命!”

临走前,凌英镑还不忘狠狠警告:“不许欺负我娘!”

“嘭!”房门重新被关上了。

凌云木好似换了一副面孔,抱着他的娘子柔声提醒道:“娘子,说好的任君处置可别忘了。”

尹依依玉指戳了戳凌云木石头般坚硬的胸膛,可怜巴巴道:“城主大人,求放过。”

“放过那是不可能的。”

这一晚,凌云木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如饥似渴,精力旺盛。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