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叶然 > 农门福女:腹黑城主要抢妻

第二百二十一章 早起日常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农门福女:腹黑城主要抢妻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调皮的鸟儿跳到窗格上嬉戏玩耍,誓要叫醒床上这对贪睡的懒鸳鸯。

“好吵!”

尹依依睡眼惺忪,缓缓睁开了眸子:映入眼帘的是他家相公那张丰神俊朗的脸。

凌云木一手托着腮,星眼含魅,柔声问道:“娘子,你睡醒了没?”

“别闹,还困着呢。” 尹依依转了个身继续酣睡。

凌云木趴在她的耳边轻声提醒:“娘子,你已经睡了很久了,该醒醒了。”

“别吵我!”尹依依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打扰她。

凌云木俊眉紧拧,十分不解:很累吗?为何他不觉得?

按正常八个时辰的睡眠时长而言,昨晚她才睡了不到五个时辰,的确是短了些。

相相比尹依依的疲惫不堪,凌云木这个精力旺盛的男人从两个时辰以前就醒了。

他就这么一直望眼欲穿盯着他家娘子的后脑勺,巴不得她快快苏醒。

“不行了,他得有所行动才行。”凌云木大手一揽,强行将他娘子搂在怀里,俯身叫唤道:“娘子,天大亮啦,该起床啦!”

说完,他那双不安分的大手来回在她娘子身上游离。

尹依依呢喃呓语道:“相公,别吵,你若睡不着就先起吧,让我再睡一小会。”

凌云木委屈控诉道:“说好的任君处置,娘子你耍赖!”

尹依依起床气犯了,杏眼圆睁生气道:“扰人清梦者该当何罪?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天都亮了你还在那矫情,身为一城之主你难道不忙吗?”

凌云木俊脸一沉,脸上恢复了惯有的冷漠表情。

他有什么错?精力旺盛是错,早睡早起也有错吗?

他温柔地凝视着身边的娇妻,耐心等了她两个时辰,没被表扬不说,还被她吼一通,恐怕窦娥都没他冤吧。

凌云木身上的冷气骤然打开,冷言道:“你睡吧,我先起了。”

尹依依见她相公真生气了,立马好言哄道:“相公,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看男人和女人所需的睡眠时间是不一样的。就比如相公你每日只需睡上五个时辰就精力充沛了,而我则需要睡足八个时辰才能恢复精力。昨晚我真的很累,今早没法起床伺候相公更衣,还请相公理解。”

“无妨,娘子若觉得身子乏就多睡一会。”凌云木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

尹依依亲了亲他的脸颊,恭维道:“相公你身为一城之主,公务繁忙,日理万机,真是辛苦相公了。”

“习惯了。”凌云木的眸中浮上了一层傲娇之色。

尹依依依偎在他相公怀里,开口劝道:“相公,你先去忙吧,正事要紧。”

“唉!”凌云木故意叹了一口气。

“相公为何叹气?”

“无妨。”

尹依依瞅了一眼他家相公,就差将“欲求不满”这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尹依依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道:“相公,你若不忙的话,要不就再睡一会?”

“正和吾意。” 凌云木星眼微眯,浅笑道:“事有情重急缓,当务之急还是陪娘子要紧。你我新婚,哪有一大早赶丈夫下床的道理?”

“哦。”

凌云木的脸挂浮上了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

转眼之间,尹依依又被她家相公压在身下蹂躏一番。

尹依依心里苦:论如何解决他家相公精力过盛的问题。

尹依依的脑子里突然想起了那句汇源肾宝的广告词,他好,我也好。

救命啊,谁来救救她?

在一番吃干抹净之后,凌云木终于心满意足地起床了。体力不支的尹依依再一次沉沉睡去。

腰酸,背痛,腿抽筋,请用巨能钙。尹依依内心抓狂:快给本姑娘来一瓶巨能钙。

午膳时辰,凌英镑这个小家伙一直气鼓鼓地盯着他爹看。

凌云木俊脸一沉问道:“凌英镑,你不吃饭盯着我看作何?”

凌英镑生气道:“坏爹爹,我娘说她腰酸腿疼,是不是被你给害得?”

“臭小子,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少管!”

“到底是不是爹害得?”凌英镑一问到底。

凌云木停顿了几秒,浅笑道:“也可以这么说吧。不过,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

“那是哪样?”

凌云木用筷子敲了一下凌英镑的头:“给我闭嘴,吃饭!”

“啊!”

凌英镑摸了摸头,气呼呼地埋头吃饭。

这时,凌美元眉眼一弯,甜甜地问道:“爹爹,你和娘亲是不是在生小宝宝呀?”

“噗!”

凌云木嘴里的一口稀饭差点喷出来:“小不点,谁告诉你这些的?”

凌美元一五一十道:“小元是听慕叔叔说的。爹爹没有欺负娘亲,爹爹是在和娘亲生小宝宝。”

凌云木额头上青筋暴起,愤愤道:慕白言那家伙跟个小孩子说些什么呢,看来以后他要限制他接近凌美元才行。

说曹操,曹操就到。

慕白言满面春风地进来喊道:“小元,等你吃好饭,叔叔带你去看鸟。”

“好也!”凌美元努力扒饭,巴不得早点出去玩。

凌云木无比凌厉的目光扫了一眼慕白言,冷声问道:“慕白言,我家小元长得是不是很可爱?”

慕白言笑道:“的确可爱,简直叫人爱不释手。”

“那你说她长得像不像她娘?”

“嗯,像。”

凌云木冷笑道:“那你说她是像她爹好还是像她娘好?”

慕白言不假思索地回答:“自然是像她更好,就她爹那张面瘫脸哪有嫂子可爱?”

“在你眼里你嫂子是不是花见花开,人见人爱?”凌云木面无表情,周身的气压更低了。

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对,慕白言开口问道:“云木,你这是什么意思?”

凌云木冷悠悠道:“自己想。”

“云木,你不会是以为我对嫂子念念不忘吧?”慕白言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终于说出心声了是吧?”凌云木皮笑肉不笑,一副十分欠打的样子。

慕白言百口莫辩,唉声叹息道:“唉!你……”

在房间里的温度变得更低之前,尹依依走了进来。

“慕公子早。”尹依依喊道:“来人,给慕公子加副碗筷。”

慕白言拂袖道:“不必了,嫂子,我先走了。”

说完,慕白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相公,慕兄这是怎么了?”尹依依疑惑不解。

凌云木理直气壮:“之前,谁叫他同我抢娘子的?如今又对小元说了不该说的话,我是故意气他的。”

尹依依取笑道:“堂堂城主大人,心眼小得跟针眼似的,这真的好吗?”

凌云木霸气宣布:“本城主的夫人,别的男人多看一眼都不行,就算是兄弟也不例外。”

“别贫了,相公,来吃口煎饺。”

尹依依夹起一个金黄色的鸡蛋煎饺塞进凌云木嘴里。

凌云木毫不吝啬称赞道:“娘子的厨艺天下无敌。”

“就你嘴甜。”

两人相视一笑,甜甜蜜蜜。

凌英镑闷闷不乐道:“娘亲,令爹爹去哪了?英镑好久没见到令爹爹了,英镑好想令爹爹。”

“还有我。”凌美元撇撇嘴道:“小元也想令爹爹。”

尹依依抱起凌美元哄道:“小元,待会娘亲就带你去找令爹爹好不好?”

“真的吗?”

“嗯,娘亲怎会骗小元呢?小元先吃饭饭好不好?”

“嗯。”

孩子们被带下去后,尹依依开口问凌云木:“相公,你可有我师父的消息?”

凌云木回答:“娘子先别着急,我已命人出去寻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尹依依的脸上写满担忧,默默祈祷:师父,你可千万不能出事。

某处地牢

令沐华锁眉问道:“这是何意?”

燕飞抱拳:“还请令谷主安心在此待上一阵。”

“是凌公子的意思?”

“正是。”

令沐华冷笑一声:“看来两个孩子出事也是假的。”

“令谷主请放心,我家小主人相安无事。”

“说吧,关我在此究竟有何目的?”

“骆国十三鹰的人一直在追杀你。令谷主待在这,安全。”

“这是哪?”

“无可奉告!”

燕飞做了个抱拳的手势就转身离开了。

令沐华苦笑一声:锒铛入狱,不是被追杀,就是被关押,身如浮萍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