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叶然 > 农门福女:腹黑城主要抢妻

第二百二十二章 教训贱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农门福女:腹黑城主要抢妻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书房

凌云木、庄漠寒、慕白言三人正在商议要事。

凌云木询问道:“那两人近来可有何动静?”

庄漠寒回答:“六小王爷和南禹两人目前在城郊的“新门客栈”落脚,我们的人时刻在盯着他们。”

慕白言插嘴道:“城主大婚都过去十来天了,照理说这两位小王爷早该启程回国才对,你们说他们留在洛川城究竟有何目的?”

“陈国和骆国本就是宿敌,之前陈骆大战,陈国落败,陈国对此耿耿于怀。眼下骆国嫡孙骆逸尘尚在人间的消息传出,陈国是绝对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的。听闻东雀国骆太后乃是骆国嫡孙的亲祖母,想必东雀国二王爷南禹定是受了太后旨意,特来秘密寻找嫡孙骆逸尘下落的。”

凌云木唇角勾笑道:“东雀国和陈国素来交好,本城主是时候去见见这两位王爷了。一旦三国联手,再加上骆国原太子麾下的势力,恐怕骆国这次在劫难逃。”

慕白言开口道:“骆凌两国刚刚联姻,这会我们凌国反咬骆国一口恐怕……”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当务之急,逼迫真正的骆美美现身才是我们要做的。”

庄漠寒问道:“云木,可有计策了?”

凌云木唇角勾起一道好看的弧线:“嗯。”

门外,燕飞的声音传来:“主人,属下有事求见。”

“进来!”

凌云木询问道:“燕飞,事情办妥了?”

“是。”

凌云木起身道:“咱们该动身去做事了。”

“就这么一走了之,不和嫂子说一声?”

“办正事要紧。”

凌云木喊了一句:“来人!”

进来一名奴婢欠身施礼道:“城主有何吩咐?”

“你去告知夫人一声,就说我出去办事了。”

“是”

“伺候好夫人。”

“奴婢遵命。”

马车出了雄鹰堡,匆匆朝着洛川城方向驶去。

膳堂

尹依依亲手做了一大桌子好菜,有毛血旺、酸菜鱼、炸鸡腿、红烧鸡翅、清蒸排骨、肉沫炖蛋等等。

忙活了一早上,丫鬟却来禀报:“禀夫人,城主大人叫奴婢过来传话,城主他出去办事去了,就不和夫人一起用膳了。”

“走了?那慕公子他们也走了吗?”

“是。”

“知道了,你下去吧。”

尹依依叹了一口气,闷闷不乐道:“看来是白忙活了。”

莺歌端汤进来问道:“姐姐,这是怎么了?谁惹姐姐不高兴了?”

“相公他出去办事了。”

“姐姐,那这些菜怎么办?”

尹依依大手一挥:“莺歌,叫这个院子里的丫鬟们都来吃饭。”

“好,我这就去叫。”

娴玉宫的丫鬟们手脚拘束,婉言谢绝道:“夫人,天底下哪有主子做饭给下人吃的?奴婢万万不敢!”

尹依依命令道:“都给我坐下!”

“这……”

丫鬟们面面相觑,一个个犹豫不决。

“快都坐下吧。”莺歌拉着她们都坐了下来。

尹依依开口说道:“在这娴玉宫里,我只遵循一个原则那就是谁待我好,我就待谁好。那些繁门缛节,在我看来并不重要,大家随意一点就行了。”

“是。”

丫鬟们一个个受宠若惊,不禁对这个城主夫人另眼相看。

此后,一连七天,尹依依连凌云木的影子都没见着。

尹依依暗暗生气:“成天不着家,以后不给他留饭了。”

门外一小厮递上来一张纸条。

纸条出自凌云木之手,大概意思就是说他忙最近一段时间忙,叫她照顾好自己还有两个孩子。

什么情况?这蜜月期还没过,丈夫就成天不着家了,男人果然对娶回家的女人就没那么在意了。

屠姣姣今日过来辞别,见到尹依依闷闷不乐,于是开口问道:“姐姐,姐夫他还没回来啊?”

尹依依点了点头:“嗯。”

“姐夫他会不会去陪那个新娶进门的骆国公主了?”

“他敢!”

“同是娶进门的媳妇,他有什么不敢的?姐姐,以后这种事多了去了,你还是要放宽心,这样自己也舒坦些。”

莺歌劝道:“姣姣,你就别再说这种话气姐姐啦。今日你要同晴掌柜她们回洛川城了是不是?”

“嗯。姐姐,胭脂铺里事情多,我和晴掌柜她们就先回去了。”

尹依依拉着她的手依依不舍道:“铺子里忙,你们就先回去吧。等过几天,我就去胭脂铺找你们。”

“好,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我送你们。”

尹依依前脚刚送走屠姣姣她们,后脚秦雨柔就来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秦雨柔如同见到鬼似的,惊得舌头都打结了。

尹依依瞥了她一眼,冷嘲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

尹雅琴跳出来问道:“尹依依,我家小姐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你为何会在雄鹰堡?”

“大胆!见到城主夫人为何不下跪行礼?”尹依依身边的巧儿厉声呵斥。

“城主夫人?”

“还不跪下!”

尹雅琴一脸无奈,只能跪下去行礼:“参见夫人!”

尹依依装作没看见,也不叫她起来,就这么一直让她跪着。

在雄鹰堡里,秦雨柔素来娇纵惯了,如今来了个城主夫人处处压她一头,她岂会好受?

秦雨柔一向视尹依依为眼中钉肉中刺,眼下这根刺就在她眼前,她气得都快要发疯了。

秦雨柔大声质问道:“尹依依,我哥明明娶的是骆国公主,这城主夫人之位哪里轮得到你坐?”

尹依依冷嘲热讽道:“看来秦妹妹有些孤陋寡闻啊。全天下的人都知晓洛川城主同时迎娶骆国公主和陈国郡主为妻,你身为妹妹竟连哥哥的婚姻大事都不关心,你这个妹妹到底是怎么当的?”

秦雨柔怒火攻心,大声骂道:“尹依依,你就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你怎会摇身一变成了陈国郡主?你这个贱人,你哪里配得上我哥?”

“当初在香十里,你们也亲耳听见了,陈国九王爷陈轩威就是我爹,倘若对我这个郡主身份还有怀疑的话,你大可亲自去查。至于配不配得上你哥,你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不管你承不承认,现如今我就是城主夫人。”

“不可能!”尹雅琴拼命摇头道:“尹依依你与我从小长在东桑村,怎么可能摇身一变就成了郡主?阴谋,这一定是阴谋。”

尹依依冷笑一声,一阵见血道:“尹雅琴,今时今日我早已不是当初的尹依依,而你还是那个尹雅琴。”

“不!”尹雅琴挑拨道:“小姐你别信她,这里边一定有阴谋。”

秦雨柔驳斥道:“尹依依就算你是陈国郡主又如何?骆国公主才是我哥昭告天下,明媒正娶的大夫人,你充其量就是个妾。”

尹依依纠正道:“秦雨柔,早在三年前凌国和陈国的这门婚事就已经定下来了,再怎么轮,也轮不到我做妾。”

“笑话!正妻之位讲究的是身份,你一个小小的郡主怎敢与公主相提并论?”

尹依依冷笑道:“秦雨柔,一转眼,你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我劝你少管别人的事,还是多想想自己的事情吧。”

秦雨柔气得直跺脚:“尹依依,我秦雨柔在此立誓,有我在的一天,我绝不会让你好过。”

“我堂堂城主夫人还会怕你不成?”尹依依轻蔑地笑了笑,旁若无人。

跪在地上的尹雅琴眸子里闪着怒火,牙齿咬得咯咯响。

尹依依冷冷地瞥了尹雅琴一眼,吩咐道:“来人呐!这个贱婢敢对城主夫人大不敬,给我掌嘴二十!”

“是!”

三四个丫鬟围着尹雅琴,拉着她就要掌嘴。

尹雅琴委屈哭求道:“大小姐,救救奴婢!”

“我看谁敢!”秦雨柔狠狠瞪了丫鬟一眼,吓得丫鬟们纷纷低头,不敢轻举妄动。

尹依依冷哼一声:“我来!”

尹依依亲自上前,狠狠甩了尹雅琴两个大嘴巴子,打得她眼冒金星,哭爹喊娘。

“尹依依你快给我住手!”

“我教训下人要你多管闲事。”

一句话,怂得秦雨柔哑口无言。

“啪!”

“啪!”

“我叫你敢拿眼珠子瞪我!”

“啪!”

尹雅琴的脸上被打得又红又烫,活像一只薄皮柿子。

尹雅琴哭着求饶道:“不敢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尹依依拿出手帕擦了擦手,冷冷的教训道:“这么没规矩,以后掌嘴的日子多得去了。打你,脏了本夫人的手。”

说完,尹依依背挺得笔直,昂首阔步离开了。

地上,尹雅琴气得连嘴唇都咬破了,暗暗发誓道:尹依依,就算是下地狱,我也要拉着你一起。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