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玉润冰青 > 我嫁给了未来丞相

第61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嫁给了未来丞相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沐浴更衣后,云雪道:“姑娘,明日你就要成婚了,我好紧张啊!”

“紧张什么,要紧张的也是我。”叶姣姣呛一下水,无奈的问。

云雪烦躁的用手抓一下头发:“不一样,明日那么多人,奴婢慌啊!”

叶姣姣理解的拍了拍她的手说:“放轻松,姑娘我也慌,但还是要面对,反正伸头一刀,不伸头也一刀,早晚都要面对。”

云雪眉眼一瞪,不苟同的说:“姑娘,明日是你大婚之喜,怎可说这等不吉利之话。”

“好好,姑娘我错了,”瞅见云雪不悦的眼神,叶姣姣讪讪一笑改口认错。

还要说什么的云雪听到门外传来声响,停住嘴望向紧阖的房门。

正在这时,‘吱呀’一声房门打开。

叶姣姣和云雪对视一眼,云雪连忙站直身子出内室看看是谁。

外头传来瞧轻巧的脚步声。

“姣儿,娘有事寻你,”舒飞烟抱着一黑匣子缓步进来。

想是要对叶姣姣说些私密的事,她对云雪使眼色,云雪连忙福了福身退下。

舒飞烟来到床前坐下,细细的说着成亲那日所有要点都说出来,还有自己这些年在后宅经验都一一灌输给叶姣姣。

叶姣姣一边听一边看母亲手中黑色显眼的匣子。心中暗琢磨,这不会是古代女子要学的春宫图吧!听说都是女子要出嫁前一天,由母亲教导。

舒飞烟对于姣儿好奇的目光也是无奈,用手指轻磕一下她的脑袋,才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回来。

叶姣姣立马格外认真地听着母亲的叮嘱,这可是后宅生活的重要经验啊!要是不认真,她会觉得失去一个亿。也格外珍惜与母亲出阁的相处时光。

说完之后,舒飞烟打开匣子‘咔嚓’一声,叶姣姣瞧过去,眼中满是好奇。

露出里头的是各地地契和房契,还有刻着官府印章的银票。

“这是娘给你准备的嫁妆,几间铺子还有宅子,娘都给你打点好了,每月收得利即可,无需劳心。”

叶姣姣的眼睛瞬间亮晶晶的,钱啊!终于有钱了。

看她满眼都是小钱钱的目光,一副小财迷样,舒飞烟很是好笑,也知道她身上无所银钱,都被他们把握得死死的,也不怪她这模样,听说她要买些零嘴,还都是云雪借钱给她。

何况,这些日子也因为女儿的肥皂和香水,让叶家更上一层楼,也很有底气让女儿添加嫁妆,不输于顾府送来的那些。

见她实在可怜,就自己私下补贴,不记在礼单上,嘱咐道:“这些是给你的私房钱,自己可要藏好。”

叶姣姣连忙点头,誓死藏好,这可是自己往后的底气,不怕顾卿再死死握住她的命脉。

她泪眼朦胧的抱着舒飞烟的手臂,将头放在她的肩膀上,带着哭腔道:“母亲,谢谢你为我想得那么周到,也谢谢你待我的好。姣儿做你的女儿是我修来不知道几辈子的福。”

舒飞烟感叹的抚摸着她的头,这人是真心还是虚假,都在这段相处时间都看得清清楚楚,说实在,这女儿也真的让人心疼,让人不得不为她操心和担忧。

人心都是肉做的,一个人的好怎么可能察觉不出,有时都在想以前的女儿怎么就不是她。

“你是我的女儿,为娘怎么不对你好,傻孩子。”

为她擦拭泪水,看着耀如春华,清眸流盼的容颜,和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她不由得意的笑。

从怀中掏出一本小册子,犹豫片刻塞进她的手里。

叶姣姣下意识接过这本册子,刚入手便明了这是何物,捏了一下,不厚不薄,表皮黑色,上面没有任何字样,让人猜不出里面什么内容。

作为畅读网文界的读者,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甚至在读大学时还被舍友拉去看小黄片,四人坐在一起,好奇的看着里面交缠的画面,刺激得她与其他人面面相觑,导致那段时间看每一对情侣都不由怪怪的。

舒飞烟给的春宫图想必没真人刺激。

见她要打开,舒飞烟连忙喝止:“待为娘走后,你再好好看看这册子,一定要自己看,莫要让其他人看到。”

叶姣姣捏着手中册子,乖巧的点头,是啊!自己与母亲看是多少有些不自在。

作为一个乖巧的女孩子,只能装作懵懂的样子。

“那为娘先走了,”走到半路,又望向叶姣姣,可能被她一副懵懂的样子被迷惑了吧!不放心的再叮嘱一句:“你若还是不懂,届时听姑爷的就是,他总是男子,有些事情无师自通。”

她瞪大眼睛,这言语这么开放的吗?

他是通得不能再通了,想到他一次次的下口,总觉着成亲当日就是她的地狱一日游。

毛骨悚然的哆嗦着胳膊,叶姣姣点了点头,腼腆着微笑。

总觉着女儿这幅单纯的模样,实在是担忧,再继续唠叨说:“你也不要太惯着他,头一次不舒服,你且忍忍,若是他不顾及你是初次,也不能纵容着他。”

舒飞烟说到这份上,见叶姣姣红着脸,也是忧心的叹一口气,姑爷毕竟强势,又事事管着姣儿,要是真的太过,她也无法,毕竟这是他们小两口的事。

只能在心中默默的感叹,“娘这些话还是你要注意,好了,你也早休息,不要太晚,娘也该走了。”

待到叶母走后,叶姣姣才松开那被她蹂躏得不像样小册子,将它拿在手中。

盖上被子翻开仔细看了一会,就觉得这样,合上小册子,丢在一旁,抓起被褥捂着发烫的脸颊。

想着明天就是成亲之日,要与人做这样的事,就心里发慌,前世她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听人描述做这事很疼来着。

一晚上叶姣姣想得太多,到了深夜之时才迷迷瞪瞪的睡了过去。可睡了没多久,就被云雪唤醒。

“姑娘,姑娘,该醒了,今日是你的好日子,还得沐浴焚香更衣呢!”

叶姣姣睁开眼睛,头都晕晕沉沉的,“这才几更天,外边还黑着呢!不是黄昏方才迎亲吗?”

云雪好言道:“姑娘,光是净面梳妆都要不少时间,现在先准备到时才不慌脚。”

叶姣姣无可奈何的起身,被云雪浸湿的帕子擦拭一下脸侧和耳后,才精神了起来。

木桶上漂浮着一些干花苞,香气扑鼻,熏得叶姣姣忍不住打了喷嚏。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