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玉润冰青 > 我嫁给了未来丞相

第67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嫁给了未来丞相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顾卿看不下去,直接强闯,把饭菜放在她面前,淡淡说:“你在闹什么,虞家又没追究什么。”

她黑漆漆的眼睛看他,“那你呢!”

“你一点都不信我,是吗。”

顾卿没说话,真是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人,他叹了一口气,坐下来,夹起一口饭说:“你不吃饭,孩子也要吃饭,乖,吃一口。”

垂眼看面前的白花花的米饭,她突然问:“小鸾现在在哪。”

“她在老家。”

“她为什么去老家。”

“京中不太平,我怕保护不了你们俩,所以让小鸾回老家。”

叶姣姣自嘲一扯,眼底是心如死灰,一片死寂。

....

“云雪,你把这封信送到叶府,然后就在那里替我照顾二老,等到我临产时,再回来吧!”

云雪没想太多,一口答应。

她垂下睫羽,眸色淡淡,想必待事情了,云雪的婚事也该办了。

不过,到那时,她还在不在,纤白的手轻轻抚摸肚子,脸上露出这几个月没有的温暖笑容。

“孩子,妈可能要带你一起走,不要怪我。”

...

今天早上天气很好,蓝天丽日,天高气爽,花团锦簇,她走在花院里欣赏景色,突然后脑一疼,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待醒来,周围已经换了一副样子,普普通通的房间,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几张凳子,门被关紧,窗户也被木板钉住。

她没有大吵大闹,只是静静的摸着肚子,等着人来。

绑架的人没有亏待她,这几天好吃好住,没有任何干扰,绑架来的半个月后,三皇子姬宇承一脚踢开门,怒气冲冲进来,揪住她的衣领,阴鸷的看着她说:“你丈夫可真是好样的,居然设计我,害我母妃身死,我要他的孩子偿命。”

叶姣姣古井无波的任由他抓住衣领。

“怎么你是哑巴,不说话。”

她淡淡看他一眼,“那你要我说什么,痛哭流涕,跪地求饶。”

“真是放肆,顾卿让我一无所有,我也要让他尝尝心爱的人死去”,从腰间抽出一把剑,锋利的寒光一闪而过,剑尖抵住她的肚子,眸中满是颠狂。

叶姣姣讥讽的道:“你想让他付出代价,那你可抓错人了。”

“你什么意思。”

叶姣姣闭上一下眼睛,道:“要杀要剐随便你,反正你有没有绑架我,都是难逃一死。”

看到人求死的闭上眼睛,姬宇承正要下手,可当他见到她毫无畏惧的样子,一点杀人的心思都没有了,将人甩到地上,转身自言自语道:“幸好我还留了条后路,不然,就插翅难飞了。”

随后踢翻凳子,怒骂道:“要不是顾卿那奸臣,这天下早就是我的了,只差一步,我就能把那老头子杀了,没想到棋差一招,不过,没关系,我还有机会。”

“看来,你逼宫失败了。”这时候叶姣姣突兀道。

姬宇承目光一冷,转过身来,“怎么,你很得意。”

“对,你就是个无能者,什么都比不过顾卿、四皇子,你以为绑我来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我就是个挡箭牌吧,”说着说着,她就自嘲的笑了起来,“你怎么也想不到,我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就连孩子他都能狠下心来当诱饵,你说可笑不可笑。”

“哈哈哈哈......。”

姬宇承眼底浓墨,不敢相信的问:“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虞乐萱才是他喜欢的人,我就是个挡箭牌,你懂了嘛!你个傻子。”

要她大公无私,忍气吞声的,想都别想,反正她现在最恨的,最讨厌的,最恶心的就是顾卿,要不是她早知道逃不掉,又怎么会呆呆的任由自己当诱饵,早跑了,但是,她现在觉得人间不值得,她不想留了。

姬宇承震惊的倒退几步,不敢置信的说:“怎么可能,不可能,他喜欢的不是你的吗。”

“顾卿的老师是虞乐萱的舅舅,这你不会不知道吧!”

他沉默了。

.....

马车跑得飞快,叶姣姣忍着肚子疼,脸色苍白得很,腿间湿漉漉,她知道,孩子要没了。

“快,再快点,”姬宇承掀开车帘大吼道。

“是,驾,驾。”黑衣侍卫应道。

凹凸不平的道路让叶姣姣跌得七荤八素,她护着肚子悲凉的抓住车窗,眼神空洞,紧咬嘴唇。

十几匹马快速奔腾,滚滚沙尘弥漫道路,跑了半途,马上一名穿着黑衣的暗卫被射杀,跌下马。

转眼间,十几个暗卫被一一射杀,剩下五个。

叶姣姣被姬宇承强硬的拉下马车,将匕首横在她脖子上,怒火冲天道:“顾卿,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要是不出来,你的妻子和孩子就要没了。”

僵持了一刻钟,顾卿才缓缓显身,他面无表情的站在他们前面,冷冷道:“放了我夫人。”

“你现在才知道她是你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根野草,一点都不顾她的死活,”姬宇承冷笑道。

顾卿望向叶姣姣,眼中愧疚,干涩的说:“待事后我给你解释。”

她只是静静的垂下眼,不闻不问,任由姬宇承在她脖子上划出一道浅浅的伤口,顾卿见到,目光凌厉的看着他,“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她。”

“我要你死,”姬宇承英俊的脸扭曲道,想到母妃为了让他逃出升天,为他受了一箭场景,他就目眦尽裂,悲痛欲绝,仇恨如同潮水在胸中汹涌澎湃,恨不得将眼前人一口咬死。

顾卿一直看着叶姣姣,看得越久,他的心就越凉,他紧紧握住拳头,用尽全力才让自己不冲动。

“可以,但你先放了我的夫人。”

“你不要跟我讨价还价,要么现在去死,要么你的妻子先死。”

顾卿紧紧盯着横在她脖子上的匕首,缓声道:“好,你不要冲动。”

俞五出来阻止:“大人,不要听他的。”

顾卿将人推开,把剑抽出,对准脖子,平静说:“我希望你说到做到。”

陡然间,她说:“顾卿,你不用演戏演到这种地步。”

这话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

顾卿手一抖,指尖泛白,胸口弥漫着一股惶恐,害怕。

“你真的很恶心。”

这话犹如一道雷霆劈在他脑海里,震聋欲耳,他怔怔的看着她,哑声道:“姣姣,你听我解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