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玉润冰青 > 我嫁给了未来丞相

第68章 七十一(完)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嫁给了未来丞相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你再怎么解释也改变不了你任由三皇子绑架我这件事,不是吗。”

他猛得一惊,脸色变白,嘴唇微微颤动,“姣姣,你听我说......。”

她不想再听他的任何言语,腹中的疼痛让她的心也跟着痛苦,害怕,我的孩子。

“我问你,你喜欢的人的是不是萱儿。”姬宇承突然问道。

顾卿眼睛直直盯着叶姣姣苍白的脸,眼含担忧,语气坚定的说:“不是,我喜欢的是叶姣姣,对虞小姐,那只是责任,是承诺。”

“真是好演技,顾卿,你还以为我会信你,你的妻子都告诉我了,你只是把她当做挡箭牌而已,万万没想到,到这种地步,你还在演。”

顾卿心中咯噔一下,忽然一道闪光一闪而过,他瞳孔睁大,目眦欲裂,“姣姣!”

一支箭矢射中了叶姣姣的胸膛,穿胸而过,把身后的姬宇承也给射穿了,刚好射中心脏,两人齐齐倒在地上。

姬宇承喉中吐出大量的鲜血,一只手用力的朝天上抓去,然后缓缓落下。

顾卿奔跑过来,把她抱住,大喊:“快,御医,御医呢!”

“姣姣,你会没事的,不要怕,”他惶恐的紧紧抱住她,朝俞五喊,“快去找御医。”

御医过来,把了下脉,检查一下伤口,叹息一声说:“夫人伤势过重,只能保一人,顾大人,保大还是保下的。”

顾卿不假思索:“保大。”

叶姣姣疼得脑海一片混沌,迷糊之间听说‘保大保下’,她以为顾卿会保小,没想到的是他会保大。

她强撑着保持清醒的意识,沙哑着声音道:“保小。”

“姣姣,不要任性,保大,一定要保大,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她艰难的张嘴道:“我不这样怎么给你们让路。”

顾卿愣住,他干涩着嗓子说:“姣姣,你非得这样伤人吗。”

她讽刺道,“还演,这演技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好莱坞真真欠你一座金像奖”。

“我没演,”顾卿一字一顿的说。

感觉身上的生机在缓缓流逝,她无力再与他争辩,看着御医说:“保小,这是我的身体,我自己做主。”

正在下针止血的御医的手停留在半空中,为难的看向顾卿。

“姣姣,什么话我们往后再说,你听我的好吗!我们不要孩子,要是你死了,你要我怎么办。”他声嘶力竭的低吼,他的心在颤抖,在悲痛,他无法想象往后失去她的日子。

“你要是死了,那这孩子我也不要了,要死,大家一起死。”

浑身一阵冰凉,她轻轻颤抖的嘴唇,淡淡说:“孩子出生了,不会交给你养,我不信你。”

他整个人都僵住,红了眼眶,心就像被钝刀子割了一样,痛得撕心裂肺。

“从你骗我开始,我们就没可能了,现在装一副深情是要给谁看,你觉得我还信吗。”

这一个字一个字的,就好像下刀雨,密密麻麻的刺进他的心,每一个字都从未让他如此害怕过,这可能是天底下最伤人心的话了。

“有时候,我真的佩服你的演技,真的是炉火纯青,真情实意,我都以为嫁给了一个好丈夫,孩子有个好父亲,但,万万没想到,这就是镜中水月,一碰就破,什么美好的一家人,这就是个假的,全是幻觉,这无非是我想象中的而已。”

“也是,我一个孤魂野鬼,怎么配得上超然物外,才气非凡的顾大人你呢。”

旁边的俞五和御医面面相觑,这孤魂野鬼是什么意思。

“...你,”她喷出一口鲜血,眼前发黑,有种要沉睡下去的欲望,她挣扎的说,“要是....觉...得....”

“姣姣,你不要再说了,御医,快,给我治好她,快啊!!”顾卿手足无措,慌手慌脚的为她擦血,整个人都胆战心惊。

她费力的睁着眼,慢吞吞的说:“不要..费劲了,...你要是愧疚,....你拿刀..把孩子从我...肚子里刨出来。”

这话让在场所有人都变得安静下来,周围一众官兵都震惊或佩服的看着她。

御医停下要下针的手,叹一口气,他从顾夫人眼中看出死意,心怀死意者救不了。

血从她嘴里溢出越来越多,她眸色渐渐暗淡:“把孩子送到叶府抚养。”手无力的垂下,闭上眼睛,靠在他怀里,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生机。

“姣姣,你不要睡,我错了,求求你,别睡,姣姣,姣姣,你不要睡。”

“大人,”俞五红着眼眶,上前安慰:“大人,夫人死了,你别这样。”

“你滚开,姣姣只是睡着了。”顾卿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愤怒的挥开他的手。

御医不得不出来说一句,“顾大人,孩子还没出来。”

顾卿眼中万分悲痛,他死死的抱住她,想到她方才无情的话,那颗心脏就像撕开一样,疼得无比复加,他狠狠的捏紧手心,死死的拿起地上的匕首,闭上眼睛,下刀,血喷溅出来。

....

“参见陛下,”俞五憔悴的行礼。

新帝姬宇翰问:“顾卿现在如何了。”

“自从夫人去世,大人就一直不吃不喝把自己关再房间里。”

他无奈道:“人在的时候不好好珍惜,现在人没了才疼心,去,把门给我撞开。”

“是,”两个侍卫上前把门撞开。

门一开,新帝看见坐在地上头发凌乱,双眼无神的顾卿,走到他面前,唉声叹气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节哀顺变。”

他嘶哑着声音问:“杀人凶手是谁。”

皇帝沉默一下,缓缓道:“虞乐萱。”

他缓缓闭上眼睛,苦涩的说:“我从未要她的命,我只是想让她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而已,没想到.....”

“没想到她会死。”

“一直以为她在我心中占不多的位置,没想到我错估了,也害得她不相信我,恨我,连活着都不想。”

“你说我是不是自作自受,连孩子都不想留在我身边。”

“我亲手刨了她的肚子,”看着自己两只手,他痛苦闭上眼睛。

“虞乐萱你打算怎么处理。”

“一命抵一命,公事公办。”他咬牙切齿道。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