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木鱼声声 > 穿书后,皇妃每天都在拆自己cp

第530章你不想告诉我对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穿书后,皇妃每天都在拆自己cp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段懿曾反问他:“你是不是也觉得他凡事都是为了我好,为了我的病好,我不应该再计较这么多,哪怕他真的做了一些事我也不应该说破是不是?”

侍从摇摇头:“公子这么做有公子的道理。”

“除了今天张衡查到的,你还有什么发现?”

“外宅里的那些女人最近死了一个,老爷正在派人去找合适的人选送过去,听说......”

“听说什么?”

侍从支支吾吾道:“听说选中了高家小姐。”

“高家小姐?”

“对,只和高小姐您也见过,之前贵妃在宫中设宴,她就曾去过,还来过府里,她姐姐同贵妃娘娘是很好的朋友。”

这么说来的话,这个高小姐的家世也不会差,可是段懿曾有一点不明白。

这些世家小姐们有家世有身份,这世上女人这么多,他想要找合适的完全可以离开京城去外面找那些无权无势的,随便找个什么理由把人骗回来,这样保险又稳妥,即便人真的死了也不会有人在乎,哪怕有人发现了想要计较讨个公道回来,凭借段家的财势,不需要费什么力气就能把人打发了。

可是像这种家世的人,家里不简单,一般也都有些关系,到时候万一真的闹起来,哪怕伤不到他们家多少传出去被人知道了也是有影响的,况且还是这么多人,京城有头有脸的人家的女儿几乎都在这儿了。

之前他爹娘为他物色的那些女人,每一个都是临到要成亲的时候人病了,怎么都治不好,最后没多久就死了,他克妻的名声也由此声名远播,因为这件事,已经很多人对他们家不满意了,没想到段老爷竟然丝毫不在乎,非但不在乎还没有任何要收敛的意思。

现在居然又盯上了那个高小姐,她姐姐同他的姐姐还是闺中密友,这已经不是目中无人了,他这样做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疯狂了。

侍从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最后问了他一句:“这件事我们要管吗?”

不能不管,之前那些女人是因为他不知道,既然现在已经知道了,那就不能任由他爹再继续这样下去。

但是这件事他不打算告诉李西子,他怕李西子知道了之后会害怕,同样也怕她会离开自己,因为当初他爹同意让他娶李西子的原因除了是她坚持之外,可能当初也存了拿李西子用药的念头。

可是他虽然能够隐瞒不让李西子知道,但只要一想到他爹做的这些事他就忍不住情绪外露,李西子看到了难免会问他怎么了。

段懿曾推说没什么,看着李西子脸的时候不由得又想起了今天在树林里发生的事还有那个仓皇逃窜的男人,心里有些难受,他抓住李西子的手,可是最后还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怎么了?”

李西子有些担心,冰凉的小手覆上他额头,摸了摸道:“没发烧啊,是不是今天出去累着了?还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段懿曾摇摇头说都不是,随后在心里安慰自己,他们两个现在几乎天天都在一起,李西子对他也很关心,她不可能再背着自己同别的男人......

要么就是侍从看错了,要么就是李西子确实有事情瞒着他。

但是他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李西子,有什么能比自己看到的更真实呢?

“没事,可能就是太累了,你别太担心我,早点睡吧。”

其实两个人都是各怀心事,李西子看得出来段懿曾情绪不高,怕自己话说的多了他会烦,所以不敢多说话,只是默默的爬到床上,然后又默默的钻进被窝,最后拉开段懿曾的手臂钻进了他怀里。

段懿曾感觉到有一个小脑袋在自己怀里拱来拱去的,觉得很可爱,然后立马心情大好。

他一把抱住了李西子,看着她的小脑袋,笑了笑:“怎么了?”

“你不开心,我哄你开心啊!”李西子仰起脸亲了一口段懿曾:“别不开心了,你不开心我也不开心。”

“我没有不开心,就是在想一些事情。”

“想什么?”

“你想知道?”

李西子反问:“你不想告诉我对吗?”

“不是不想告诉你,是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到时机成熟了我会跟你说的。”

李西子也内务继续追问,而是听话的点点头:“你不说我就不问,等你想告诉我了,我一定是你最忠实的听众。”

她表现的乖巧异常,只是这种乖巧又让段懿曾觉得有些不适,总觉得像是一种补偿,可是他如果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又为什么需要补偿呢?

那种坏的情绪又一次冲了上来,段懿曾觉得自己不该这么想,摇摇头,吻上李西子的脑门:“我知道,我没有不开心,有你在我很开心。”

这一晚他们相拥而眠,第二天一早醒来,两人又一起去用饭,段夫人询问起两个人昨天都去了什么地方,段懿曾说随便走走,段夫人看向李西子,又说:“回来后可有感觉身体有什么不适?”

段懿曾说没有,随后又道:“娘不用担心我,我吃了爹的药现在感觉身体已经好很多了。”

段夫人看着段老爷嘟嘟囔囔:“我说他这段时间怎么总也不回家,还以为是在外面有人了,原来是给你配药去了,算他还有点儿良心!”

李西子很想告诉段夫人,你猜的没错,他就是外面有人了,整天夜夜笙歌乐不思蜀。

女人在这方面的第六感可是很厉害的,只不过段懿曾这句话变相的替他爹圆了个谎,段老爷还得寸进尺的说:“我能有什么人?儿子的身体才是第一位的,你以为我天天出去鬼混啊!”

段夫人没再说什么,饭桌上的气氛也慢慢变得轻松起来。

段老爷吃过饭就急着要走,一问就说有重要的事需要处理,段夫人问不出来也懒得过问,段懿曾也是表面装的风平浪静,其实暗地里段老爷一出门他就派人跟了上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