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墨香铜臭 >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第91章番外 :岳清源与沈清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1

哐当一声。 .

沈九踹飞了那只黑漆漆的小木盆。

他抱着手, 没说话。不知道是十五还是十四的少年缩了缩。

旁边的小兄弟们都不住拿眼睛怂恿他,他硬着头皮, 梗着脖子道:“沈九, 你不要太霸道。这条街又不是你买的,凭什么不让我们也在这里!”

这条大街,宽阔平坦,人来人往。若要行乞, 的确是一个风水佳地。路人也有观望这群孩子打架的, 更多的则是行色匆匆。

这新出来的小子敢跟他叫板,沈九低头正准备抄块板砖给他点颜色看看, 恰好一个高个子的少年走到这边, 一见他撸袖子低头,忙上来拦住他:“小九, 我们到别处去。”

沈九道:“不去。我就在这里。”

那少年趁机告状:“七哥, 他欺负我。”

岳七道:“不是欺负, 十五, 小九跟你玩笑的。”

沈九说:“谁跟他玩笑?我要叫他滚。这里是我的地界, 谁跟我抢我要谁死。”

有岳七拦在前面, 十五胆子肥了, 伸长脖子叫道:“每到一个新地方都霸着最好的位置, 大家早就看不惯你了!你别以为你多了不起, 人人都怕你!”

岳清源责备道:“十五。”挣扎中, 沈九踢了岳七小腿一脚:“想揍倒是敢揍啊?自己没本事就会赖地方不好。杂种,谁是你七哥?你再叫声试试!”

“你才是杂种!我看你迟早被卖掉, 卖去做龟公!”

岳七哭笑不得:“哪里学的乱七八糟的话!”边拉着沈九往路旁走边哄:“好啦,你最有本事。不挑地方也最有本事,咱们换条街。”

沈九踩他脚:“滚开!怕他吗?来来来单挑,群上也不怕!”

岳七当然知道他不怕,真让沈九跟他们打起来,他就会使阴的,挖眼撩阴专管下三路,毒得很,到时候吃亏吓哭的还是别人,憋着笑说:“踩够了没?够了就别踩了。七哥带你玩儿去。”

沈九恶狠狠地说:“玩个屁!他们全死光才好玩。”

岳七看着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有七有九,自然有一到六。只是早一批入手的孩子里,六以上要么被转手卖掉,要么早已夭折。最熟识的只剩下他们两个。

沈九再小点的时候,是又瘦又小的一团。岳七抱着他的脑袋坐在地上,前面摊着一张“血书”,写着兄弟父母双亡,外地寻亲落难、孤苦伶仃、漂泊无依云云。按照要求,岳七应该嚎啕大哭,只是他无论如何也哭不出来,于是这个任务每次都落在了本该奄奄一息装病的沈九身上。他人小,脸蛋也不讨人厌,哭起来稀里哗啦的,路人见着可怜,纷纷慷慨解囊,说是一棵摇钱树,毫不为过。后来岳七年纪渐长,越来越不愿意做这档子事,才被差去放风巡逻。沈九也要跟去,却不被允许,他便继续做街头一霸,祸害四方。

两人正要绕出这条最繁华的长街,忽然传来一阵密集的马蹄声。

两旁货摊主们大惊失色,推车的推车,跑路的跑路,如临大敌。岳七不明所以,沈九刚拽着他躲到路旁,一匹高头大马蹬蹬地转过街来。

马嚼子居然是赤金打造,金灿灿、明晃晃、沉甸甸,上边倨傲地坐着个精神抖数的小少爷。容色艳烈,眉眼细长,黑瞳里两点精光,亮得刺人。紫衣下摆松松地散在鞍座两侧,箭袖收得很紧,白皙的掌中握着一柄漆黑的鞭子。

+落-霞+小-说 ?? · l uox i a· ·

沈九被金色晃得迷了眼,情不自禁探出脑袋,岳七连忙把他往回拖了拖,两人避了开去。

走了没多远,忽然听见尖叫轰散声,一众小兄弟奔了过来,纷纷往岳七身上扑,吓得鼻涕眼泪都要蹭上去了,沈九大发雷霆,岳七忙道:“哭什么,怎么了?”

有人惨叫道:“十五不见了!”

岳七立刻顿住脚步:“他没跟过来?”

那孩子嚎啕道:“刚才街上太乱了,我没瞧清楚……”

岳七道:“别急,慢慢说。”

原来,刚才那骑马的少爷领着家丁转过街口,眼角扫到街角的十五他们,皱了皱鼻子:“哪儿来的?”

有家丁道:“秋少爷,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乞儿。”

小少爷道:“这些腌臜东西还留着干什么?”

家丁们不需要主人更多的指示,悍然过来轰人。十五好不容易从沈九手里把地盘抢过来了,怎么甘心就这样被赶走,不忿叫:“你凭什么赶人……”

他还想说一句“这条街又不是你的”,那小少爷一挥手,黑影落下,他脸上就多了一道血肉模糊的鞭痕。

鞭痕距离眼球不到几毫,十五还来不及觉得疼,只是惊得呆了。

那小少爷粲然笑道:“不凭什么。就凭这条街是我家修的。”

十五不知道吓晕了还是疼晕了,咕咚一声倒在地上。

沈九不等听完就哈哈大笑起来,然而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岳七点人发现少了几个,回头道:“你先走,我马上过来。”

沈九幸灾乐祸:“别多管闲事,这姓秋的还真敢杀了他们不成。”

岳七摇头道:“你先回去。我是最大的,不能不管。”

沈九道:“死不了。最多打一顿。打不死长个记性。”

岳七道:“回去吧。”

沈九拉不住他,骂道:“你太多事了!”

骂完跟了上去。

2

秋剪罗觉得沈九非常好玩儿。

就像打狗。你打一条狗,它蔫头耷脑,缩到一旁呜呜咽咽,固然没什么威胁,可也没什么意思。但若是你踩这条狗,它咕噜咕噜低声咆哮,畏惧地望着你,又不敢反抗,这就有趣多了。

他扇沈九一耳光,沈九心里肯定操了秋家祖坟百十八遍,可还不是得乖乖挨踢,乖乖把脸伸过来让他打。

实在好玩儿。

秋剪罗想着,忍不住笑出了声。

沈九刚挨了一顿好揍,抱头缩在一旁,看他笑得前俯后仰。

秋剪罗刚把沈九买回来的时候关了几天,关得灰头土脸。看到自己也恶心了,才拎小猫一样拎给了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丁,让他们给“洗洗涮涮”。

于是,沈九真的被狠狠洗涮了一番,皮都快刮掉一层,才被提回了书房。烫掉身上的陈年老垢后,脸蛋和肩膀手臂因为搓得太用力,显得白里透红,湿漉漉的头发还冒着点热气。穿齐整了,规规矩矩侍立一旁,倒也瞧着蛮讨人怜的。

秋剪罗歪着脑袋,看了半晌,心里有点奇异的感觉,又有点喜欢,原先想踢出去的一脚也收住了。

他问道:“识字么?”

沈九小声说:“识几个。”

秋剪罗摊开雪白的纸张,敲敲桌子:“写来看看。”

沈九不情不愿地抓起一支小狼毫,握姿倒也有模有样。点点墨,想一想,先写了一个“七”,顿一顿,又写了一个“九”。

虽然笔画倒走,却不歪不斜,端正清秀。

秋剪罗道:“从哪儿学的?”

沈九道:“看人写的。”

这小子狗屁不通,只懂依样画葫芦,居然也能唬住人。秋剪罗大感意外。于是,越发和颜悦色,学着以前自家老夫子的口气,赞许道:“有点资质。今后若是肯好好学点东西,说不定也能走上正途。”

秋剪罗比沈九大四岁,十六岁的年纪,被父母寄予厚望,金砖砌的房子里养出来的,谁都不放在眼里,生平唯一的一个心肝宝贝儿就是妹妹海棠。海棠也是全秋家的心肝宝贝,秋剪罗在海棠面前,一直都是个好哥哥。以往他巴不得妹妹一辈子不嫁人,沈九来了之后,他又有了别的打算。

秋海棠很喜欢沈九。如果能把沈九教好了,做个便宜姑爷,似乎也不错。妹妹在身边,沈九也可以继续留着玩儿,只要他老实听话,便相安无事。

嫁给他不用远走,吃穿用度还是靠自家,跟没嫁没什么两样。除了可能配沈九略嫌癞蛤蟆沾了天鹅肉,几乎挑不出缺点。

秋剪罗算盘打得挺美,经常警告沈九:“你要是敢让海棠不开心,我就让你没小命。”

“没有海棠,我早打死你了。”

“人要知恩图报。我们家让你变得像个人样,就算你拿命来报,也是应该的。”

沈九越是长大,越是明白,对这个人不能有半分的忤逆。他说什么,必须应什么,哪怕听了心里再作呕,也不能表露出来,这样才不会换来毒打。

但他心底时时怀念第一次见到秋剪罗、也是唯一一次把秋剪罗气得发疯的那天。

岳七坚持要把十五他们带回去,迎面就快撞上秋剪罗的马蹄。刹那间沈九忘记了岳七叮嘱过他,他们的这种“仙术”最好不要被别人看到,将金子化成了利刃,刺进了马骨之中。

秋剪罗纵马在街头原地打转,马匹狂跳不止,沈九心里使劲儿咒他快摔下来、摔下来折断脖子,可偏偏他骑术居然十分了得,马前蹄悬空也稳稳坐在鞍上,咆哮道:“谁干的?!谁干的!”

当然是沈九干的。

可是如果后来秋剪罗找上门时,十五不主动说出来,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是他动了手脚。

如果不是他们救了他,十五已经被踩死在秋家的乱蹄之下。他捡回一条小命,却反过来出卖了他们。十五应该被踩死,踩成一滩千人唾的烂肉泥。当初岳七就不该回去救他。他死了也是活该。

沈九就靠反复咀嚼这点甜蜜又于事无补的恶毒联想取得慰藉,度过一日又一日的煎熬。等着某个人依言来救他脱离苦海。

3

关于岳七为什么没有回来找他,沈九想过很多。

可能逃走的时候被发现,人牙子把他打断了腿。可能路上没干粮吃又不愿乞讨,被饿死了。可能资质太差,没有哪座仙山肯收留。还想过自己会怎样行走天涯寻找他的尸骨,找到了之后怎样用手给他刨个坑,也许还会勉为其难流一滴眼泪。如果他侥幸还活着,自己会怎样不顾一切救他出水深火热——即便沈九自己才出狼窝又进虎穴,本身也处于水深火热。

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过,这种再遇的情形。

他重复着手起剑落、手起剑落,鲜血横飞,画面凄厉。血珠溅入眼球,只眨一眨眼皮,再没有多的表情,动作可以说是从容而娴熟的。

无厌子把他带出秋家之后,教给他这个“徒弟”最多的,就是如何杀人放火,偷鸡摸狗,浑水摸鱼。比如这样,趁仙盟大会,打劫一帮幼稚可笑,偏还自以为是修仙精英的世家子弟,抢走他们的储物袋,处理掉他们的尸体。

岳七发现他时,一定被他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惊呆了,连地上那几具弟子的尸身都视而不见,往前走了两步。

沈九打了个哆嗦,猛地抬头。

岳七看清了他的脸,刹那间,两个人面上都惨白一片。

沈九厉声道:“别过来!”

他第一反应,竟然是扑到地上,从尸身上抢过求救烟花,向天放出。

岳七懵懵懂懂的震惊着,边走边朝他伸出手,张口要喊——

桀桀的怪笑从一旁的密林中传出。

“乖徒弟,这是个什么人,把你唬成这个样子。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沈九一松手,手里烟花筒无声无息坠落在地。他猛地转身:“师傅,我不是怕他,刚才我一时失手,没留神让地上这几个把求救烟花放出去了。怕是马上就有人要过来了!”

岳七发觉事态似乎十分危急,不动声色扣起一发灵力。无厌子哼道:“方才我看到那烟花,就猜是这么回事。你手脚一贯利索,这次怎么回事!他们要放烟花,你不会直接砍了他们的手?”

沈九低头道:“都是弟子的错。咱们快走吧,那些老匹夫赶过来,想走也走不了了。”

岳七挡在他们面前,举起手中佩剑,仍是微微发红的眼睛看了沈九一下,声音沙哑,却异常坚定:“你们不能离开。”

沈九对他怒目而视。

无厌子一打量他,再打量他的佩剑,嗤笑道:“苍穹山的。还是穹顶峰的。玄肃剑,岳清源?”

沈九听了,微微一怔,很快又催促道:“师傅,既然是苍穹山的,一时半会儿也杀不了他,不如我们快些逃走。人都追来了咱们就完了!”

无厌子冷笑道:“苍穹山虽然声势浩大,我却也不至于怕了个小辈。何况是他自己找死!”

等他和岳七真正交手起来,沈九就发现,自己原先对岳七的担忧和为此所施的拙劣伎俩有些可笑。他怕无厌子这个“师父”怕得要死,而岳七或说岳清源对上了他,即便不拔剑也游刃有余。

可说完全放心,却也不能够,因为他熟悉无厌子的作战方式和保命王牌。

无厌子有一套恶诅黑光符,他无数次看到无厌子在落于下风后抛出这一打符咒,出其不意中将对手击杀。连许多成名修士都逃不过他这阴险的一招,更何况岳七现在一看就没多少应敌经验,只会一板一眼地一来一回。

于是,无厌子这次抛出那套黑符时,沈九在他背后捅了一剑。

岳七抓住他的手,夺命狂奔,经过一番恶战,两人惊魂未定,靠在一棵树上,喘息不止。

冷静下来后,沈九才开始仔细打量岳七。

修为甚高,气度沉稳,衣着不凡,俨然大家风范。和他想象中认定的水深火热分毫不沾边。

这是岳清源,不是岳七。

岳清源神情激动,面色潮红,正要说话,沈九劈头盖脸问道:“你进了苍穹山?”

岳清源不知想到了什么,激动的神色稍稍萎靡,脸色又开始发白。

沈九道:“你做了穹顶峰的首徒?不错。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我……”

沈九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接下来的话。

他道:“怎么不继续说?我等着你呢。反正已经等了好几年,再多等一会儿也无妨。”

岳清源哪还能继续说。

沈九抱起手臂,终于等来了岳清源低低的声音:“是七哥对不起你。”

沈九心中铺天盖地爬满了冰冷的愤怒,仿佛鼻腔和嘴巴里真的能尝到气急攻心的血腥味。

他先是一只忍气吞声、抱头待打的老鼠,然后是一只阴沟里到处乱窜、人人喊打的老鼠。无论怎么变都是老鼠。藏头夹尾,见不得光。虚度年华,浪费光阴。岳清源则是一只真正飞上枝头的凤凰,跃过龙门的鲤鱼。

他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从前就只知道说对不起。”

沈九冷笑,一锤定音:“没有任何用。”

有种人是天生的坏胚子。沈九想,他就是这种恶毒的坏胚子。因为他在一刹那间清晰地顿悟了:

他宁可见到死在不知名角落、尸骨寒碜无人收敛的岳七,也不想看到一个优雅强大、前途无量的岳清源。

4

沈九讨厌的东西和讨厌的人太多了。

一个人如果什么都讨厌,那么他的性格必然很难说好。万幸,当他成为沈清秋时,已经懂得如何让它至少不流于表面。

苍穹山中,他最讨厌的无疑是柳清歌。

柳清歌少年得志,天赋出众,灵力高强,剑法惊绝。家世优渥,父母双全。这些东西里面无论拿出哪一点,都值得让他咬牙切齿辗转反侧上三天三夜,何况还聚于一身。

苍穹山十二峰演武年会上,沈清秋的对战对象是柳清歌。

结局自然是毫无疑问地输了。

输给未来的百战峰峰主,这没什么好丢人的,或说本该如此,这才是正常。

可沈清秋绝对不会这么想。他能看到的不是旁人对自己与他坚持周旋了这么久的惊叹,只有柳清歌将乘鸾剑尖点在他喉咙前毫厘之处时的理所当然的倨傲。

清静峰自诩君子峰,沈清秋扮君子扮得如鱼得水,但柳清歌总能逼得他戾气暴长,连伪装同门和谐的精力都不想浪费。

沈清秋对柳清歌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柳清歌我迟早杀了你!”

怀抱琵琶的青葱少女早吓得披了薄衫冲出去。柳清歌看他一眼:“凭你?”

只有两个字,沈清秋却从中听出了无穷无尽的刻毒意味,手腕一转。岳清源见势不好,把他手肘下压,止住拔剑的动作,回头喝道:“柳师弟!你先回去。”

柳清歌似乎也懒得纠缠下去,冷笑一声,身影瞬息之间消失。只剩下暖红阁厢房中的两人。一个衣衫不整,一个一丝不苟,对比鲜明。

岳清源把沈清秋从床上揪起来,难得动了气:“你怎么能这样?”

沈清秋道:“我怎么样?”

岳清源道:“苍穹山两位首席弟子,在秦楼楚馆大打出手。好听吗?”

沈清秋道:“你们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哪门哪派!苍穹山是苍穹山,苍穹山哪一条门规规定过,本派弟子就不能来这里。苍穹山又不是和尚庙道士观,管天管地管不着我找姑娘。师兄要是嫌丢人,你可得管好柳清歌那张嘴。”

苍穹山是没有明文规定过这条。可修真之人,本身就该懂得清心养性的道理,自觉自律,尤其是清静峰,峰主弟子历来洁身自好。这不成文的共识反倒成了沈清秋狡辩的理由。岳清源被他噎得说不出话,一阵咽气吞声,闷闷地道:“我不会说的。柳师弟他们也不会说。不会有人知道的。”

沈清秋边穿靴子边道:“那谢谢了你们啊。”

岳清源道:“女色有损修为。”

沈清秋冷笑:“你没听到你柳师弟那两个字的语气?凭我?凭我也配?损不损都这样了。”

岳清源默然片刻,道:“柳师弟其实人不坏。他并非针对你,他对谁都一样。”

沈清秋嗤道:“‘对谁都一样’?掌门师兄千万莫要诓我。对你也是一样?”

岳清源耐心地道:“你若是对他付诸一份善意,他就会双倍回报于你。”

沈清秋道:“掌门师兄当真善解人意。只不过他怎么不先对我付诸善意,怎么不先可怜可怜我?凭什么要我先迁就他?”

刀枪不入到这个份上,岳清源也难以开口了。他自然不能直说,要不是你在演武会后,想尽手段暗中使绊偷袭他要给他难看,如今和柳清歌也不会一沾即眼红,相看两相厌。

沈清秋摔手把肩头衣服扯上去,修雅插入鞘中,走了两步,想起什么,转身疑道:“你怎么知道来这里找我?谁给你报的信?”

岳清源道:“我去清静峰,没看到你。却看到百战峰的师弟们准备上去。”

“准备上去干什么?”

“……”

沈清秋嗤笑:“准备围堵我,是不是?”

虽说沈清秋时常和百战峰起冲突,但这次的冲突着实本无必要。一名百战峰弟子到偏远小城执行任务,恰好看到一个眼熟的人进了当地最大的勾栏场所暖红阁。百战峰上下和柳清歌一样,对沈清秋无甚善意。见此机会哪肯放过,当即跟了进去,讥讽沈清秋平时假德行扮清高,居然出入这种地方,真是丢尽了本门本派的脸。

三言两语不合,沈清秋将他打成重伤。这名弟子回百战峰后,又被柳清歌撞上。追问之下,柳清歌火冒三丈,立即御剑赶来找他算账,准备一拳不落地打回来。如果不是岳清源逮到了准备去清静峰拆沈清秋竹舍的百战峰师弟们,还不知道这小城会被他们砸成什么样。

见岳清源闭口不言,沈清秋也能猜得出来,百战峰哪会打算干什么好事,话锋一转:“你去清静峰干什么?我不是让你别来找我吗。”

岳清源道:“就是想看看你过得如何。”

沈清秋道:“牢岳师兄费心。过得很好。虽然是个讨人嫌的东西,好在清静峰峰主不嫌弃。”

岳清源跟在他身后,道:“如果真的过的好,你为什么从来不在清静峰夜宿?”

沈清秋阴阴地看他一眼。

他知道,岳清源一定是以为他在清静峰遭人排挤。

岳清源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只是这回还真错了。沈清秋虽然不得同辈喜爱,但也不至于被排挤到连个通铺都挤不了。

他只是憎恶跟同性别的人挤在一起。

当年,每每被秋剪罗殴打之后、或是预感要被他殴打之前,他总会爬去秋海棠的屋子里瑟瑟发抖。秋剪罗不愿让妹妹看到他丧心病狂的一面,那是他唯一能躲的地方。

从前这样的一个女人是他们中的大姐。可是年纪到了以后,大姐就被卖给一个干瘪的老男人做填房了,后来他们离开了那座城,再也没有见到过。

喜欢女人一点也不可耻,但是把女人当救星,缩到她们怀里找自信,不用人说,沈清秋也知道极其可耻。所以他死也不会告诉别人,尤其是告诉岳清源。

沈清秋慢条斯理道:“我若是说,我在清静峰过得不好,你打算怎么办?像你引荐我进清静峰一样,把我弄进穹顶峰?”

岳清源想了想,郑重道:“如果你想。”

沈清秋果断地哼道:“我当然不想。我要做首徒,你肯把这个位置让给我做?你肯让我做掌门?”

掷地有声:“十二峰中,清静峰好歹排行第二,我还不如等着坐这个位置。”

岳清源叹道:“小九,你何必总是这样。”

听到这个名字,沈清秋背后一片战栗,烦躁无比:“别这么叫我!”

清字辈中沈九机敏,颇得峰主喜爱。是以入门不多时,而且根基不比旁人,却仍被定为下一任接班人。峰主给首徒取名之后,原先的名字便弃之不用。

从前秋剪罗逼他学读书写字,沈九不肯学,恶之成狂,如今却偏偏靠着读书背书比旁人聪明,才得了清静峰峰主的青睐。更可笑的是,天底下那么多字号,偏巧峰主给他取了一个“秋”。

再可笑、再咬牙切齿,沈清秋也不会不要它。这个名字代表的,就是他从今往后、焕然一新的人生。

沈清秋整顿心思,笑吟吟地道:“这名字我听了就气闷,早已忘了。请掌门师兄也忘掉吧。”

岳清源道:“那是不是我这样叫你,你肯答应时,就不气闷了?”

“……”沈清秋冷笑:“永远不可能。岳清源,我再说一次。别让我再听到这个名字。”

5

沈清秋终是沉不住气,去了一趟穹顶峰。

穹顶峰,沈清秋一直能少去则少去。岳清源,则是能不见则不见。

因此每年的十二峰演武大会对他来说是件相当麻烦的事。

苍穹山十二峰有固定排位,排位无关每峰实力,只是由苍穹山最初代开山峰主们的成名时间决定。后代峰主之间相互称呼便是根据排位决定,而非根据入门先后顺序。所以,即使他入门比柳清歌晚了许久,可清静峰排名第二,仅次于穹顶峰,百战峰排名第七,柳清歌还是不得不咬碎了牙叫他一声“师兄”。

可同时,也因为这个排位,每次穹顶峰和清静峰的弟子都列于相临的方阵内,首徒更是不能不站在一起。

岳清源在其他时候逮不到他的人,就会抓紧这个机会不停地问东问西。大到修炼心得,小到温饱寒暖,喋喋不休。沈清秋虽不胜其烦,但也不会笨到大庭广众之下给掌门首席弟子难堪。岳清源问二十句,他回一句,疏离却不失礼,心里却在琢磨昨晚背的法诀,盘算别的事情。

这是每年演武会最滑稽的一道风景。这两人或许不知道,可对许多弟子而言,演武会正式开始之前,看两位首席弟子一个一反常态无视肃静小声嘀嘀咕咕,一个心不在焉目不斜视嗯嗯啊啊,是冗长的峰首发言一节内唯一的乐趣。

所以,沈清秋主动上穹顶峰,不光岳清源惊讶且高兴,几乎所有在场的弟子都恨不得敲锣打鼓叫人看戏。

沈清秋却没什么话好说,更没兴趣给人当猴戏看,前脚申请了灵犀洞驻修权,后脚拔腿便走。

灵犀洞灵气充沛,与外界隔绝。沈清秋在内穿行,脸色越来越阴沉。

在秋剪罗和无厌子手下荒废的那些时日,影响不可谓不大。

新一代的峰主们中,岳清源自然是最早结丹的。齐清萋和柳清歌几乎是同时紧接着突破,连安定峰尚清华那种碌碌之辈都在正式即位之前勉强跟上了境界。

沈清秋越是心急,越是卡在那里不上不下。焦虑不安,每日都像吞了几百斤烟草炮仗,在腹中脑中烧得心浮气躁,怒火狂飙。 他这副样子,自然谁也不敢惹他。只是不敢惹,不代表沈清秋就会放过。

洛冰河明明拿着他给的错误的入门心法,早该练得七窍流血五体爆裂而亡,可为什么非但没有如此,他的境界反而还在稳稳提升!

早跟宁婴婴说了千遍万遍离洛冰河远远的不许混作一团,为什么每天都能看见他们在眼前窃窃私语!

沈清秋疑神疑鬼,总觉得所有人都在背地里讨论他迟迟无法结丹的事,不服他的位置,想暗地里下阴手,取而代之。

此次灵犀洞闭关,如果不能突破……

沈清秋在石台上,兀自往下胡思乱想,白白把自己想出了一身冷汗。气息不通,眼冒金星,感觉忽然有一股灵力再脉络中横行霸道。

这可非同小可,他心里一慌,连忙坐定,试图收回神思。 忽觉有一人靠近背后。

沈清秋毛骨悚然,霍然持起修雅,出鞘一半,厉声道:“谁?!”

一只手掌轻轻压在他肩头。

岳清源道:“是我。”

沈清秋:“……”

岳清源继续给他输送灵力,平息狂暴如乱蹄的灵流躁动,道:“我的不是。师弟你正心神不稳,是我吓到你了。”

沈清秋刚刚是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吓到了,正因为如此,才更听不得别人戳穿,愠道:“吓谁?!掌门师兄不是从来不入灵犀洞闭关?何至于我一来就要跟我抢地方!”

岳清源道:“我并不是从来不入。以前也是进来过的。”

沈清秋莫名其妙:“谁关心您来没来过?”

岳清源叹气:“师弟,你就不能少说两句,专心调气平息吗?”

干涸的石烛台上,幽幽燃起一点明火。沈清秋本来还想还嘴,待看清他挑选的这一处洞府的全貌后,怔了一怔,脱口道:“这里有人死斗过?”

洞壁上皆是刀劈斧砍的痕迹,仿佛人脸上层层叠叠的伤疤,狰狞骇人。

岳清源在他身后道:“没有。灵犀洞内不允互斗。”

除了剑痕,还有大片大片的暗红色血迹。

有的像是用利刃穿刺身体,喷溅上去的。有的则仿佛有人曾经用额头对着岩壁叩首,哀求着什么,一下又一下磕上去的痕迹。

沈清秋盯着那几乎成了黑色的血迹:“那……就是有人在这里死了?”

他们两个相处时,通常都是岳清源不厌其烦地说着话,从来没有这种岳清源一语不发的情形。沈清秋很不习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岳清源?”

岳清源道:“我在。”

沈清秋道:“在你为什么不吭声?”

岳清源道:“这不是怕我一开口,师弟你又烦?”

沈清秋哼哼笑道:“是。你是很烦。原来你也知道!”

可他又不愿就这么在昏暗中归于沉寂,只得不情不愿中继续这个话题:“听说灵犀洞有时候会禁闭走火入魔、堕入邪道的弟子门人,你看有没有可能是这种情形?”

良久,岳清源微弱地“唔”了一声,不置可否。

沈清秋讨了个没趣,眯眼盯了一阵墙壁,评判道:“看来这人是真的很想出去,挣扎了很久才死。”

如果这些血是同一个人流的,不死也要去半条命了。

沈清秋忽然觉得岳清源贴在自己肩头的手不太对劲。他警觉道:“你怎么了?”

半晌,岳清源才道:“没什么。”

沈清秋闭嘴了。

他看不见背后岳清源的表情,但为他输送灵力的手,却在微微发抖。

6

沈清秋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身上的伤口传来丝丝清凉。之前生不如死的灼痛缓解了不少。

勉强睁开眼睛,有一道身影靠在他近旁,单膝跪地,正俯首察看他的状况。

黑色的下摆平铺在白色石台上,沉沉压着一柄古朴的长剑,倒着几只已经空了的药瓶。

剑是玄肃。人当然是岳清源。还是那张温和俊逸的脸,只是比平时苍白了不少,满面倦容。 这个时候也只有岳清源还会来看他了。

沈清秋开口,声音嘶哑:“你怎么进来的?”

洛冰河一心不让他好过,怎么会肯让岳清源进水牢来帮他吊一口气。

岳清源见他还能说话,舒了口气,一边握他的手,一边低声道:“别说了。凝气聚神。”

他想给沈清秋传输灵力,让伤口恢复的更快。沈清秋这次总算没甩开他,因为心里在想:也对,好歹是一派之主,洛冰河同幻花宫那老儿再强硬,表面上也要礼让三分。

但也大概费了不少事才进来。

灵力流经伤口,皮肉翻卷的痛楚如钢针密密刺着他。沈清秋咬紧牙根,恨得反而笑了:“洛冰河这小杂种,手段花样倒是不少。”

听到他语气中刻骨的恶意,岳清源叹了口气。

岳清源其实不是个爱叹气的人,只是沈清秋总有本事让他千疮百孔。

他疲惫地说:“……师弟。事到如今,你为什么还一点都不想想自己的过错?”

打落牙齿和血肚里吞,沈清秋向来死不认错,尤其在岳清源面前,更别想他松口。沈清秋刻毒地道:“我有什么过错?掌门师兄,请你告诉我,洛冰河不是杂种是什么?你且等着吧。他不会只满足于对付我一个人的。如果今后修真界要起什么轩然大波,我唯一的过错,就是当初没直接一剑杀了他。”

岳清源摇摇头,像是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回答,也不想开导劝诫了。事已至此,任何劝诫都没用了。

他忽然问道:“柳师弟真的是你杀的?”

沈清秋一点都不想看他脸色说话。

可仍是不由自主抬眼瞅了一眼岳清源的神情。

他顿了顿,猛地把手抽从岳清源掌中出来,从地上坐起。

岳清源道:“你总说总有一天会杀了他。可我从没想过,你真的会杀他。”

沈清秋冷冷地说:“你现在不就想了?杀都杀了,掌门师兄现在来指责沈某,不觉得太迟了吗?还是你想清理门户了?”

岳清源道:“我没资格指责你。”

他的脸色和眼神,都宁静至极,宁静得让沈清秋莫名的恼羞成怒:“那你是什么意思?!”

“师弟可曾想过,如果当初你没有那么对待洛冰河,今天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

沈清秋哑然失笑。

“掌门师兄为什么要说这么可笑的话?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我就是一千遍一万遍‘想过’,也没有如果,没有当初——没有挽救的机会!”

岳清源微微仰起脸。

沈清秋知道自己的话是在往他胸口扎刀子,最初痛快不已,可看到他愣愣跪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自己,所有的镇定与端仪都荡然无存,仿佛瞬息之间,苍老了许多年,忽然心头涌上了一股奇怪的滋味。

大概是怜悯。

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永远从容自若的苍穹山派岳掌门,这一刻是如此的狼狈,如此的可欺,真的让他有些怜悯。

这种怜悯使得忽然之间,有什么郁结在沈清秋胸中多年的东西得到了纾解。

他愉快地想,岳清源对他真的仁至义尽了。

就算是再怎么心中有愧,也早该补偿完了。

沈清秋说:“你走吧。我告诉你,就算重来一次,依旧会是这个结果。我心思歹毒,满腹怨恨。今天洛冰河要我不得好死,都是我咎由自取。”

岳清源道: “你现在心中,可还有恨?”

沈清秋哈哈大笑:“我就是要看别人不痛快,我自己才痛快。你说呢?”

岳清源将玄肃双手平举,送到他眼前,“若还有恨。便拔出玄肃,取我性命。”

沈清秋哧道:“岳掌门,在这里杀你?你嫌洛冰河给我的罪名还不够多?再说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杀了你我就不恨了?我无药可救,我什么都恨。别怪沈某取笑你不客气,岳掌门把自己当成那一剂良药,未免太往脸上贴金了!”

他羞辱得如此直白,可岳清源却听不懂一样不肯撤手,又像是鼓足了勇气,叫道:“小九,我……”

沈清秋喝道:“别这么叫我!”

岳清源举剑的手慢慢垂下,半晌,重新握住他的手,源源不绝输入灵力,缓解他的伤势。

像是勇气被打散了,接下来的时间内,岳清源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最后,沈清秋说:“谢谢掌门师兄厚赠。你滚吧。今后都别出现在我面前。”

岳清源重新将玄肃配在腰间,如他所愿,慢慢走了出去。

若是能逃过一劫,便能走多远走多远吧,岳掌门。

从今往后,再也不要和沈清秋这种东西有任何联系了。

7

沈清秋用仅剩的一只眼睛盯着地窖的入口。不知道盯了多少天,洛冰河终于来了。

即便身处阴暗潮湿的地牢,洛冰河依旧一派清逸优雅,一尘不染。一边踩过地面凝结的污黑血痕,一边丰神朗朗道:

“岳掌门果然如预赴约。真是要多谢师尊那封哀恸婉转的血书了。否则弟子一定没办法这么轻而易举得手。原本想把岳掌门尸身带回来给师尊一观,奈何箭身淬有奇毒,弟子靠近前去,轻轻一碰,岳掌门便……哎呀,只好带回佩剑一柄,当是给师尊留个念吧。”

洛冰河骗他。

洛冰河是个满口谎话阴险无耻的小骗子,他撒的弥天大谎太多了。所以这次也一定是在耍什么阴谋诡计骗人。

洛冰河在一旁那把椅子上坐了下来。这是他以往看沈清秋哀嚎惨叫时固定的上座。他刮了刮热气腾腾杯中载浮载沉的茶叶,品评道:“名剑配英雄,玄肃的确是把好剑,倒也配得上岳掌门。不过,此剑之中,还有更加玄妙之处,岳掌门的修为真是教我大开眼界。师尊在此颐养天年,若闲来无事,大可以好好琢磨琢磨此剑。这可真是非常有趣。”

沈清秋不明白。

幻花宫水牢,二人最后一面,他极尽刻薄恶毒挖苦之能事,让岳清源滚,岳清源便滚了。沈清秋觉得他未必会受血书所邀。但凡人能如常思索,都不会踩入这个毫无掩饰之意的陷阱。

还是不明白。

不是不来的吗。

洛冰河对结果还算满意,笑眯眯地道:“哦,对了。师尊那封血书虽然感人至深,不过未免太过潦草随意。毕竟是剧痛之下为敷衍弟子而写就的,弟子理解。所以,为表诚意,我特地附上了两样其他的东西。”

沈清秋明白了。“其他的东西”,那是原先长在他身上的两条腿。

这真是太滑稽了。

曾经日日夜夜盼着这个人来,他不来。完全没有想过他会来,偏偏就来了。

沈清秋嘴角挂着冷冷的微笑:“哈。哈哈。岳清源,岳清源啊。”

洛冰河的心情原本还称得上愉悦,见他笑得古怪,莫名不快起来。

他温声问道:“你笑什么?”

沈清秋不理他,兀自嗤笑。洛冰河收起得意神情,凝神道:“沈清秋,你不会以为,装疯卖傻对我有用吧?”

沈清秋一字一句道:“洛冰河,你是个杂种,你知道么?”

四周忽然一下沉寂了。

洛冰河盯着他,沈清秋也直勾勾回盯他。

突然,洛冰河唇角一挑,右手抚上沈清秋的左肩,一捏。

惨叫刺耳骇人。

沈清秋右臂断口处血喷如瀑,他边惨叫边大笑,上气不接下气地道:“洛冰河,哈哈哈哈……洛冰河你啊……”

对洛冰河而言,残虐沈清秋,原本是件极其惬意的事情。沈清秋的惨叫能让他飘飘欲仙。可这一次,不知怎么的,洛冰河不是那么痛快。

他胸口起伏越来越厉害。一脚踢翻沈清秋,踢得他在地上转了几个圈,血浆满地。

当初洛冰河也是这样撕掉他的两条腿,仿佛扯掉虫子的四肢。痛到仿佛身处地狱之后,这感觉却不真实了。

沈清秋反而口齿清晰,有条有理起来:“洛冰河,你有今天,都是拜我所赐,怎么你不感谢我,反而这么不识好歹?果然是个不知感恩的杂种哈哈哈哈……”

暴怒须臾而过,洛冰河忽然冷静了,阴狠一笑,轻声细语道:“你想死?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师尊,你这一生作恶多端,跟你有怨有隙也害,跟你无冤无仇的也害,半死不活了还能搭上一位掌门,你不死得慢点,将所有人的苦楚都同受一次,怎么对得起他们呢?”

他一挥手,玄肃的断剑掷于地上。

听到这一声响,沈清秋仿佛喉咙被无形的利刃割断,笑声戛然而止。

披头散发、满面血污之中,一双眼睛亮得仿佛黑夜中的白火。他哆哆嗦嗦朝着断剑挪去。

什么都没了。

只剩一把剑了。

洛冰河的今日是他一手促成,他的结局又是谁一手铸就?

岳清源本不应该是这样的下场。

为赴一场迟了数十年的旧约,完成一个于事无补的承诺。

剑断人亡。

不应该是这样。

血线蔓延,就在即将汇聚成一结时,错了开来。

搜索关注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