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墨香铜臭 >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第94章番外 :打飞机奇遇记 · 5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阅读记录

本站新推出繁体版,点击阅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对比一下现在冰哥这艰苦朴素、三年不知肉味的生活, 尚清华越发心疼亲儿子。

所以,没有哪个不长脑的敢在这种时刻凑上前去讨没趣。

地宫议事厅里各忙各的。纱华铃一边缝补她那张被沈清秋爆开的捆仙索巨网, 一边偷偷拿眼瞅洛冰河, 不时不甘心地咬咬嘴唇。漠北君在西首垂着眼半打盹儿,尚清华闲得发慌直抖腿。

他是真没事干,也不想到议事厅来。但这里是魔族地盘,他不寸步不离跟着漠北君, 说不定就被其他的异族生物生吞活剥了。

正想爬到漠北君那边, 冒着被暴打的危险拜托大王换个气氛轻松点的地方打盹。洛冰河忽然说了两个字。

“如果。”

一厅的魔齐刷刷竖起了耳朵。

洛冰河道:“如果你们心中对某个人不一般,怎样才能让他明白你的心意?”

poor ice brother!

这是病急乱投医啦!

虽然他问的十分含蓄, 但谁听不出来, 他这是在求恋爱咨询?

这种事居然拿到属下们面前来严肃讨论。人(魔)果然不能谈恋爱,一谈恋爱智商直线下滑。

当然, 不会有谁拆他台子直接揭露的, 可这问题和魔族的画风太……违和, 一时半会儿, 居然没有一个回答的。其实答案这么简单, 是个普通人都答得出来, 喜欢谁就你直接说呗。奈何在场的没有一个“普通”, 除了尚清华以外也没有一个是“人”。

漠北君想了想, 以他的脑回路, 不知道把“不一般”理解成什么了, 道:“每日揍三顿?”

洛冰河单手比了一个“打住”的手势,英明地道:“你就不必回答了。”

在场者中, 唯一性别上有优势、可能擅长此类问题的只有纱华铃,于是其余人都把目光刷刷投向了她。原作人气极高的纱妹妹一脸“wtf为什么老娘要给自己想搞上手的男人提供这种咨询”,抽了抽形状姣好的眉和嘴角,最终抽出了干巴巴一句:“君上何不问问梦魔前辈?”

洛冰河道:“问过了。”

梦魔能给出什么尿性的回答,没人比尚清华更清楚。这位跟他一样,绝对都是“先干个爽”派的!

尚清华忍不住“噗哈”一声破了功。

纱华铃正愁满腹憋屈没处撒火,揪准这一下,发作了:“大胆!你是什么东西,不仅敢混到议事厅里,居然还敢在君上商议要事时扰乱现场!”

这种问题……不能叫商议要事吧,而且他就喷了一下,如何能“扰乱现场”?

鉴于纱华铃不是第一次挑他的刺,尚清华已能淡然处之,老老实实坐在原地,假装自己是一团空气。果然,漠北君无动于衷。纱华铃见没人理她,怨愤地绞着指甲道:“君上,漠北君天天上哪儿都带着他,从不避嫌,连到议事厅都带着,这究竟算什么?”

洛冰河也无动于衷:“你天天都看见他,还没看习惯吗。”

纱华铃几乎要晕过去。

这还是数月来冰哥第一次对自己的存在发表意见!尚清华顿时心内一阵“儿子理我了理我了哈哈哈哈”的狂喜乱舞。谁知,洛冰河看了看他,道:“既然笑了,是否代表你有话要说?”

“……”尚清华一言难尽。

纱华铃“哈!”了一声,道:“君上所问极是。既然他与沈……与人如此相熟,必然有了不得的妙着高见。我等洗耳恭听便是。”

尚清华回头看了看坐在身后的漠北君,见他果然没有为自己解围的意向,一狠心,果决地道:“……这个……当然有话要说!秘诀就在一个字:‘缠’!”

“正所谓烈女怕缠郎,壮士怕娇娘,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哪怕他直成绣花针,也能掰成曲别针!”

纱华铃道:“什么直直弯弯的,不要说人界的方言。君上我看他根本是在故弄玄虚!”

洛冰河却完全进入了状态,喃喃道:“我缠的还不够?还不够?”

?? 落 luo霞xia小 xiao说 shuo = l uo x i a

尚清华滔滔不绝道:“缠是主要的政策方针,但是除了这一字真言,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需要注意。诸君,须知女人的爱来源于崇拜,男人的爱来源于怜惜。女人的情况我们暂且不讨论,相信没有女人会不折服于君上的绝世神威逆天风采款款情深之下,所以我们只讨论另一种情况。如果想要一个男人明白你、啊不,您,明白您的心意并做出回应,那该怎么办呢?很好办,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弱小、可爱、温顺的对象。那么什么叫可爱?可爱就是能够引发人内心怜惜的某人某物,所以对象一定很乖巧很……”

马屁与鬼扯齐飞,厅内群众齐刷刷窥探高高坐在上方的洛冰河:面色阴沉,瞳孔厉红,杀气暗涌,简直是不(yu)可(qiu)侵(bu)犯(man)四字最生动的注解。和弱小、可爱、温顺、乖巧等词之间的距离,犹如天堑。

纱华铃忍不住呸了一声。

尚清华连忙闭嘴。洛冰河揉着太阳穴:“你继续说。”

得到首肯,尚清华这才继续分析。他不怀好意地道:“我们可以拿沈清秋来举个例子。他这个人呢是个直男……直男什么意思?哦直男就是正常的男人……当然我不是说君上您不正常。他很看重身为人师的尊严,老师嘛都喜欢青睐听话的学生,所以想要他喜欢,第一步要做到的就是听话……”

一厅的妖魔鬼怪在他的口无遮拦前惊得几乎呆了。

纱华铃:“放肆!你的意思是让君上装、装、装可怜、听他的话吗?君上堂堂魔界之尊,怎么能做这种有失颜面的事情!!!”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纱纱你扭头看看你家君上若有所思的表情,他那样子像是觉得这种事有失颜面?

慷慨激昂上天入地口若悬河,尚清华结束他长达二十分钟的恋爱咨询时,纱华铃已经用眼神掐死了他千万遍,由是洛冰河一离开,尚清华赶紧挪到漠北君那边,靠得紧紧的,寻求庇护。

漠北君斜眼睨他:“所以说要想被男人喜欢,最有用的方法是装可怜?”

尚清华想了想,“理论上来说,是这样没错?”

漠北君伸手。

尚清华以为又要被揍,连忙抱头。却没等到料想之中的疼痛。漠北君只是在他的头顶,轻轻敲了一敲。

然后看起来心情有点不错地起身,朝议事厅外走去。

尚清华虽莫名其妙,却扛不住一旁纱华铃虎视眈眈的热辣目光,忙三步并作两步跟上。

最终还是大闹了一通。

埋骨岭像他最初的大纲里设计的那样,炸成了无数飞沙走石,烟尘滚滚。

还顺道英勇了一把,救了不会飞的漠北君一次。

在空中抓住他那只手时,尚清华能看清他眼底不可置信的错愕。能理解。漠北君一定是坚信,尚清华跟在他身边纯粹是为保小命,作用最多也就拍拍马屁吹吹牛皮泻泻火气什么的,真遇到什么危险,他绝对是最早跑屁股跑人的那一个。老实说,尚清华自己也是这么坚信的。他敢说自己绝对比漠北君更加错愕更加不可置信。

自那以后,可能因为护主有功,表现良好,工资福利待遇什么的都有所提高,还被允许回苍穹山老家看看。

岳清源这位大大的善人又不计前嫌允许他回安定峰继续当个挂名峰主,这些天在闲人居里,尚清华头一次真的闲得骨头发慌。

磕完了一斤瓜子,他忽然想起来,系统好久没有出声了。

尚清华难得主动戳一次系统,系统就给了他一个石破天惊的回应。

系统:【目标达成。回城附件下载中。】

尚清华:“……”

片刻之后,他开始狂摇(并不存在的)系统的双肩:“目标达成?!回城附件?!是哪个回城附件?!是我想的那个吗?啊?系统大大,你第一次说这么多字,你再说几个字吧,求你了,快说!!!”

系统:【《狂傲仙魔途》原设基本达成,感情线轻微偏差,目标达成。返回原世界的附件下载完毕,请问是否启用回城程序。】

原设基本达成这个他赞同,该填的坑都填了,但是“感情线轻微偏差”这个不对吧,冰哥都去搅基了怎么能说是“轻微偏差”?唉好吧好吧其实在他的原设中冰哥没有感情线注定孤独不老永世寂灭的,你硬要加一条也随便无所谓啦,于是废话了这么多……意思是他可以回到原来世界去了吗?!?!

尚清华泪流满面。

他好久没写文了。怀念向天打飞机这个粉黑势均力敌的马甲,怀念书评区的一群喷子,怀念打赏的壕,怀念他从大一开始用、经常死机坑爹的笔记本电脑,还有硬盘里的巨大视频文件你懂的。还有旋转椅后面壮观堆起的一箱箱泡面,用批发价买回来之后最新的口味他还没来得及尝试。

系统弹出对话框:【附件下载完毕。是否启用?】后面跟着两个颜色不同的按钮。

【是】【下次再说】

尚清华冲动地想要按下左边那个红色按钮。

可是不知被什么,拉住了手臂。

其实,他在那边也没有什么亲人。

早年父母离异,各奔东西,早有了各自全新的家庭。偶尔吃个饭聚个餐,无论哪边,他都觉得自己的存在非常突兀,客客气气的夹菜,客客气气地赔笑,比和真正的陌生人吃饭还客气。

虽然父亲是他的法定监护人,但不见面的时候,除了过年过节偶尔通个电话,问问他需不需要钱,双方没有更多的交集。有时候连问他缺不缺钱这一项会忘掉,他也从来不会去提醒。无论在哪里、对着谁,他最习惯和擅长的都是赔笑。

毕竟是成年人,大学学费让他们支付这是没办法的事,生活费他就自己想办法了。

也就是在想“办法”的那段时候,他无意间注册了个终点的马甲,开始写文。

一开始纯粹是为了发泄,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虽然扑得惨不忍睹,上架都成问题,但居然也收获了一撮特殊人群的好评。

某次忽然想转变风格,看看能不能挽救一下自己那编辑已经懒得过问的订阅,于是就有了一炮而红的《狂傲仙魔途》。

向天打飞机大彻大悟了,他想到“办法”了。

越写越宅,越宅越写。作为一个典型的死宅男,关系好、脾气合得来的都在网上,隔得天南地北。漠北君这样的朋友基本没有,今后怕是也很难再有了。

打住。

漠北君?朋友?

他居然把漠北君定位为“朋友”?!

尚清华被自己吓到了,忙又去拿了一口袋千草峰特产的龙骨香瓜子,大吃三斤压压惊,睡觉去也。

被漠北君连铺盖卷了拖下安定峰、拖进魔族北疆时,他正吃完了瓜子,满口咸味地在做梦,梦里他正如火如荼吞噬当初说好的三斤热翔。他是被冻醒的。

漠北君将他扔到地上,迎着北疆如刀的风雪,轮廓和神色越发锋利。

虽然很帅,非常帅,但尚清华已经冷得没有闲情逸致欣赏这份帅,一张口想阿谀谄媚,舌头就要结霜,于是老实闭嘴,裹着被子哆哆嗦嗦爬起来。

前方地面突起一座冰雪碉堡,漠北君径自走去,尚清华赶紧跟上。

冰砖砌成的碉堡大门隆隆打开又合上,穿过深长的阶梯,一路无人,直到一间寝殿附近,才有几名大气也不敢出的守卫和魔族侍女。

尚清华窥漠北君脸色,虽然也是与过往一般的高傲冷漠,却多了几分肃穆。

他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个,大王,咱们要在这儿站多久?”

漠北君头不动,眼珠转向他:“七天。”

尚清华为之绝倒。

罢了罢了,说不定自己马上就要回去继续打飞机了。趁着这七天,好好告个别吧。毕竟回去了之后,就没人常常揍一揍他、使唤他当牛做马洗衣叠被端茶送水了。

站了一会儿,感觉越来越冷。

漠北氏的地盘果然不是人呆的地方,尚清华不断原地跑跳,避免自己被活活冻成冰雕。漠北君看着他,眼底似有笑意一闪而过。

漠北君伸手,捏住尚清华一根手指,道:“别吵。”

寒意仿佛都被他从这一点相连之处吸走。尚清华觉得,冷还是冷,但没那么难熬了。

只是难免,越发对即将到来的离别感慨。越发有点舍不得。

想想,其实漠北君除了脾气坏点,生活能力差点,娇生惯养点,爱打人点,对他也没有很坏。

尤其是现在,福利不错,薪水不错。就算揍一揍是家常便饭,但也只有他一个人可以揍,别人揍那是不行的。况且最近也不怎么揍他了。

尚清华深深地担忧起自己似乎已经被扭曲的生活幸福观。

万一他真的回去了,万一漠北君忽然又想找个人揍一揍,结果上哪儿也找不到他,那情形想象起来,竟然还有点曲终人散,物是人非的伤感。

忽然之间,刻骨的寒意又回到了他身上。

漠北君冷冰冰地道:“回哪儿去?”

尚清华这才发现,伤感之下,他居然就这么把心理活动说了出来。这下可真要“伤感”啦!

漠北君手上一紧,几乎要把他的食指捏折了:“现在你说要走?”

尚清华痛得脸一缩,忙道:“没有没有,不是现在!”

“不是现在?”漠北君道:“你对我说过什么?”

追随大王一生一世。当成口号说了无数遍。可他以为,谁都没有把这句话当真啊?

沉默半晌,漠北君道:“你要走,现在立刻走。不必等七天以后。”

尚清华怔了怔,道:“大王啊,我真走了,从此就再也不能见面了。”

漠北君用从九千万尺高空俯瞰蝼蚁的眼神俯瞰他,反问:“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个?”

饶是尚清华脸皮常年练得刀枪不入,也在他的神情和这句话前缩了一下。

他还想辩解几句,事情的发展却超乎了预料。

漠北君道:“滚吧。”

身体猛然向后飞起,撞上钢铁般的冰壁。

剧痛只在背后麻痹了一瞬,立刻就蔓延到五脏六腑。

漠北君连手都没抬,甚至都没朝他那边瞟一眼。尚清华喉管瞬间涌上了满是铁锈味的温热液体。

虽然漠北君揍一揍他几乎是日常,也经常让他“滚”,理应习以为常,可没有哪一回,尚清华感受到过如此强烈的憎恶与愤怒。

像以前无数次那样,他从地上爬起来,默默擦干净嘴边的血,默默赔了个没人赏脸的笑。

站了一会儿,还想说话,漠北君忍无可忍般地喝道:“滚出去!”

尚清华便忙不迭滚了出去。

老实说,虽然不会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可他还是觉得有点难堪。

为之前一闪而过的,“漠北君”和“朋友”这个念头。

尚清华缓步走上石阶,原本在里面的守卫和魔族侍女们也尽数被赶了出来,跑的比他还快,一窝蜂钻出了冰堡。来时去时,情形已大不相同。

这时,一道歪歪的身影迎面下来。尚清华扭头,与一双泛着寒光的桃花眼堪堪掠过。

虽说这双眼睛并没把他看进去,尚清华却被瞟得一个激灵,脚跟黏在了阶梯上。

鬼鬼祟祟的,他又跟着折了回去。

搜索关注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